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三十二章 诡异

作品:阴阳调解人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墨殇

    第三十二章

    听到女孩的声音,我不由心中一喜,转过身来,一脸严肃的看着女孩说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正中那个女的一脸慌张,万分急促,可却不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女的,叫我停下的那个女孩,一看就是属于那种活泼开朗的女孩,一米六几的个子,同样梳着一头齐肩头发,双眼灵动,小巧的鼻子微微耸了耸,估计是决定了什么,来到我面前问道:“你真的能帮我们?”

    我微微点了点头道:“天下没有百分百的可能性,但你们这件事,我倒是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那女孩正要说,旁边走出来一个短头发女孩子将她拦下,拉到一旁小声说着什么,好在我耳力最近不知为何增加了许多,我刚刚好听到这俩个女孩的谈话。

    短头发女孩将其拉在一边,直接问道:“阳阳,你怎么确定这家伙就是可信的,万一是个神棍呢。”

    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听到后说道:“小静,不管信不信,最起码能帮咱的目前也就是他了,你忍心看到月月每天那么难受啊,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休息了?”

    短头发女孩继续说道:“可这样一个陌生人,咱们把那些事情说出去真的好吗?”

    长头发女孩道:“反正他又不认识我们,迟早都得说,说就说呗!”

    短头发女孩还想说什么,但被那个长头发女孩拦住道:“咱俩在这说也没用,问问月月吧,问问月月怎么想,毕竟是她的事,让她说咱该不该说。”

    听到那个长头发的女孩这么说,短头发无言以对,点了点头来到正中间的女孩旁问着什么,得到中间那个看起来异常紧张的女孩的肯定。

    那个被称为阳阳的女孩来到我面前道:“帅哥,我叫杨佳瑜,你也可以叫我阳阳,我们的确最近有些事,但说出来估计你也不信,但是是真事,你要信就帮帮我们,不信呢那就当个故事听听吧。”

    我嘴角微微一扬,心里一喜看向那个女孩道:“嗯,这个时候太阳挺毒的,这附近有个奶茶吧,我们进去后点杯奶茶,我静静听你说。”

    杨佳瑜点了点头,带着她那几个姐妹以及我来到了一个奶茶吧,几个人依次点了杯奶茶,杨佳瑜的记忆回到了几天前,她们几个不停地插嘴,我将其整理了一下,事情是这样的。

    几天前,杨佳瑜和她这几个姐妹,正常下了晚自习回了宿舍,那个最为紧张的女孩叫李月,在下了晚自习后收到了一封情书,李月打开看了看,是一首情诗,也没有什么想法就将情书塞在了垃圾桶里,这个星期她都收到第三封了,可写信的人一直没有出现,开始还比较好奇,后来她只是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草草看了就扔了。

    几个人回到宿舍,晚上洗漱完几个人聊了会儿天也就睡了,毕竟是夏天,比较晚上睡觉,几个女孩睡觉的时候都穿的不多,就算是这样几个人依旧热的不行,索性晚上把窗子打开,门也拉开了一条小缝,就这样睡着了,前半夜没什么,后半夜那个短头发女孩也就是韩静去上厕所,首先感到不对,下床上厕所,开门的时候发现,门缝大了许多,韩静一开始也没有什么想法,以为是风吹开的,直接拉开门上厕所去了。

    回来后,韩静打开门回来,关门的时候隐约听到一阵脚步声,大大咧咧的她同样也没什么想法,只是认为有人去上厕所,但杨佳瑜却看到了恐怖的东西,杨佳瑜是一个夜猫子,每天都习惯晚睡。

    但学校查的紧,杨佳瑜正在偷偷玩着手机,在韩静将门关上以后没多久,杨佳瑜看到门把手在没有人碰的情况下,突然自己动了起来,好像门外有什么人在转动门把手。

    始及中学的宿舍查的是特别紧的,就算是后半夜也有老师在楼道里巡逻,再加上最近有什么领导视察,查的比以往还要严,晚上根本没有人会串宿舍,就算是老师也只是拿手电在门上玻璃上照一下,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在晚上转动把手。

    都说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大多数人好奇心永远会压理性一头,杨佳瑜看到门把手转动,拿手机往外一照什么都没有,好在,在杨佳瑜向外照了以后,把手转了转就没有了声响。

    看到这么奇怪的一幕,杨佳瑜几乎一夜未眠,习惯幻想的杨佳瑜一晚上,大脑在不停的转动着恐怖片,宿舍却在门把手莫名的转动后,没有什么异常,但终于在凌晨久违的睡意袭击上来,杨佳瑜才陷入了睡眠。

    杨佳瑜陷入了睡眠,可事情好像没有完结,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月在半梦半醒中,感觉有人在注视着她。

    人体除了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等五个基本感觉外,还具有对机体未来的预感,生理学家把这种感觉称为“机体觉”、“机体模糊知觉”,也叫做人体的“第六感觉”。

    人的第六感一直是个奇怪的东西,有时真的很准,不信你可以试一试,让一个人在你不注意的情况下一直盯着你看,你绝对会感觉非常明显。

    而此时的李月就处于这种情况,一直有人盯着,使得她就又多了几分清醒,但也无以为然,直到,李月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胳膊,此时的李月是真的清醒了,原本以为是舍友。

    李月住在上铺,当她眯着眼睛向下看的时候,一个人头正和她的头处于一个平性,平平的看着他,要知道上铺距离下铺,怎么也得俩米左右,一群高中生,还是在女生宿舍,怎么可能有这么高个子的人,怎么可能和她平视,不止如此,这个人的手正在她漏出的胳膊上不停的抚摸着。

    然后,李月做出了一个正常女孩的反应,一声尖叫响彻宿舍,那个人影,听到李月的尖叫,直接从宿舍窗子里飞了出去,而一个宿舍也全部被叫了起来,连带着还有周围几个宿舍的人。

    宿舍里的人被吵起来赶忙问李月怎么了,李月一直指着窗子什么也不说只是不停地哭着,宿舍里的人向下看去,只看到隐约有个黑影在眼前一闪而过。

    其他宿舍的人过来也急忙问李月是怎么了,也有几个关系好的在李月那里不停的安慰着李月。

    而最令人惊讶的还不是这些,李月住的宿舍在五楼,这个奇怪的人影就这么跳了下去,被其他学生叫上来的宿管老师下去后,连个人影也没看到,甚至都没有有人跳下来的痕迹。

    宿管老师连昨天夜里的摄像头也查了,依旧什么也没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后来宿管老师以为是李月学习压力大出现了幻觉,做了个恶梦,这件事便草草了之了。

    可,李月不信,杨佳瑜不信,叫最后发觉的韩静也不信,三个人开始准备做另外一件事。

    经历了这件事以后,李月第二天晚上根本没有安心睡眠,一早起来顶着俩个黑眼圈,活脱脱一个再世国宝,不止李月,杨佳瑜和韩静也是这样,第二天一晚上没有休息好,生怕那个黑色的人影又再度来到俩人面前,可好在这个黑色的人影第二天并没有出现,但就在第三天晚上,杨佳瑜提出了一个意见——请笔仙。

    几个人想到这个办法就打算做,想搞清楚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本就搞的几人人心惶惶,晚上都睡不着觉,所以一个个胆子大了起来。

    可她们却不知道笔仙名为笔仙,实则为鬼。请笔仙,名义为招魂也,招魂者损阴德,死后受苦。

    我在书中看到过这些东西,一般招到的鬼都是平时跟在人身后吸人精气的邪灵,扶箕巫术,其实是一种把自己身体的窍门打开,然后让鬼进入自己身体控制手写字,古时候以此达到占卜的目的。但是由专业道士招到的,都是祖师正神,而普通人招到的,却都是在民间游荡的邪神恶鬼。

    到了晚上,三个人又是怎么也睡不着,杨佳瑜将另外俩个人叫起来就打算请笔仙问问那是个什么东西。

    韩静拿出了一张纸,将纸横放,先横着把1到30这些阿拉伯数字一一写清楚, 然后在下面写上唐,宋,元,明,清 这五个朝代,在年代的左下方,上下排列写上男,下面对应的写女。然后年代的右下方,也是上下排列,上写是下写否

    韩静将纸写好后,将纸放在三个人中间,三个人围绕着这张纸,坐成一个圈,三个女孩手背交错,中间夹一支笔,又将笔垂直于桌面,手放松轻轻地夹住笔,然后在杨佳瑜的指导下三个人轻轻呼唤或者心中默念着:“笔仙笔仙,我是你的前世,你是我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连续念了好几遍,大约五六分钟后,三个女孩突然感觉后背发凉,手中的笔也自己震动了起来,三个人本来比较慌乱,可想到那个黑色人影又定下了心神,然后她们成功将铁柱召唤了出来。

    本就一天一夜没睡,三个人还都是女子,女的本来身体内阳气小于阴气,再加上没睡好,三个女孩身体更加虚弱,俩肩,头顶的三盏阳灯不知暗淡了多少,所以,将铁柱召唤出来,三个人是完全看的见铁柱的样子的,而铁柱的样子又那么恐怖,所以,当天晚上直接将三个人吓得昏迷了过去。

    铁柱就比较懵逼了,可怜孩子一片好心,一出来啥都没说,眼前三个人就已经昏了过去,无奈之下铁柱只好将昏迷的三个人送上了床,便悠哉悠哉的跑男生宿舍逍遥去了。

    而这三个女孩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也不知是铁柱做好没做好,第二天三人想到这件事,不由又是一身冷汗,四处看来看去,什么也没有,这才放下心来。

    可同样也导致了又一天没有好好休息,来到班级里,半迷糊中度过,所以中午出来的也比较晚,然后就被我遇到了,给吓了一吓。

    其实这几个女孩算比较幸运的了,笔仙召唤过来的东西,一般都不怎么好招惹,她们几个要是没送走,估计得折磨她们到死,铁柱就不同了,最起码这家伙没有什么恶意,送不走最多就是身上沾点鬼气,偶尔会身体不舒服,也就是个小灾小病,没几天就过去了,每天多晒晒太阳,这一丝的鬼气也没有了。

    听到几个女孩说完,我喝了口手里的奶茶,心思却不在这上面,我更好奇的是是什么东西晚上去找的她们,妖怪?还是阴魂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为什么去找他或者说她。

    会不会是那些信件,想到这,我对李月说道:“这个事情我有办法,但我有个小小要求,你给我看看你前段时间收到的情诗。”

    我话刚一说完,旁边韩静有些恼火在一旁轻轻一拍桌子对我说道:“你事怎么这么多,能帮就帮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不知道那些东西是属于个人隐私吗?”

    看到韩静暴走,我楞了楞但也很快想通了,不做出点成绩这些人估计是不相信我的,是我自己想的太简单,差点让人误会。

    不止韩静,杨佳瑜和李月也有了想走的想法,身子都离开桌子一半了,我赶忙将这几个女孩拦下,悄悄往自己身上贴了张金刚符,问她们几个有没有拿眉刀之类的利器,然后,那个叫杨佳瑜的还真有,递到我手里,我将另外一只手伸了上来,我拿到眉刀狠狠在我手臂上一划,手臂微微泛出光芒,划下去,连个印子都没有。

    几个女的不信,每人拿上眉刀都在我手臂上划了一遍,依旧没有什么印迹,这几个女孩还是不信邪,杨佳瑜拿出了修眉刀,韩静拿出了一把削铅笔用的小刀,最狠的就是那个叫李月的女孩,直接问做奶茶的那个小妹妹借了一下菜刀,几个人不停地在我身上砍着,幸好当初一进奶茶店门,为了安静坐在了里面,要不,触目惊心啊。

    几个人砍累了,我身上的金刚符也刚好时间过去,在我好说歹说下,让她们收起了武器。

    我从衣兜里拿了三枚糙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