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二十章 两千多万的大礼

作品:我有一个聚宝炉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黑色的雪

    周凡拧开书房的把手,把台灯打开,或许在这个冰冷无情的家中,灯座发烫的余温应该是家中唯一的温暖了。

    心里填满苦涩,饥饿感阵阵袭来,拉开单薄的被子,周凡躺在床上。

    看着白色吊顶,想到聚宝炉,周凡眼中又多了丝坚定与自信。

    曾经的自己一无是处,可那只是过去,人总是往前走向前看。

    可是现在,周凡不希望重蹈覆辙之前的生活。哪怕林静雅对自己已经失望透顶,可周凡还是奢望能够在离婚前,让她对自己有所改观。

    这聚宝炉,就是他自信所在!

    从怀中拿出那条钻石项链,林静雅的眼光确实独特。

    简约时尚的设计风格,又有古典的韵味与诗意,加上是聚宝炉出品的,无论在色泽还是品相,都是极品。

    看着这条钻石项链,周凡也痴迷了许久。

    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如果现在就去找林静雅,可能话还没说完就碰一鼻子灰了。而且这么极品的钻石项链,也不能就这样送出去。

    起码,一个与之匹配的首饰盒还是需要的。

    天才微亮,周凡就已经起床开始准备牛奶面包,之后才出门。

    药馆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差,时值正午,也还不见有客人上门。看到角落里堆积了不少灰尘,周凡拿起扫把开始打扫。

    路边车上下来的两个人,正朝药馆走来。

    在前方领路的,是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一脸谄媚的看着旁边的人,这人正是店铺主人张芬芳。旁边的人瘦高个,一身笔挺的西装,手拿一个公文包。

    “王律师您何必亲自过来,您放心,这店铺我说的都是实情。虽然有人替这个这店付过半年的租金,但是毕竟不是店主本人付的款,等我把他赶走,一定包你满意!”张芬芳讨好的说道。

    王律师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不一会,两人就到了店门口。

    正巧有人给王律师来了电话,在他接电话的时候,张芬芳便先进了店里,。

    进店没看见人,张芬芳拍了拍桌子,大声喊道:“周凡!你人呢!”

    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周凡丢下了扫把,见是房东,不禁疑惑。自己不是已经交了租金吗,还来找自己干嘛?

    张芬芳见到周凡,不满道:“你在那边磨磨蹭蹭的干嘛呢?没听到我的声音吗!”

    “张大姐今天有事吗?”周凡疑惑的问道。

    “我有没有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张芬芳不屑的看了一眼,道:“今天是过来通知你一下,赶紧收拾东西从这里搬出去,这店现在卖给别人了。”

    “什么?”周凡张大了嘴,这里马上就要拆了,谁没事会买这样的商铺?

    “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别吓傻了!告诉你,我这商铺,人家可是直接一口价就买下来了,一千万!你知道什么概念吗?你看看你这怂样,整天除了吃软饭你还有什么本事,我都替你脸红!”

    周睿从父母开始到现在,已经租了商铺好多年,但是,周贵民一直看不起他们家。

    这店铺,自周凡的父母就开始租赁了,可是一直都被张芬芳所看不起。

    加上药馆的生意不好,很多人都觉得这家店铺是被诅咒的地方。

    现在有人肯花大家人买下店铺,张芬芳自然更看不起周凡了。像周凡这样的窝囊废,还是趁早滚蛋比较好,可别耽误了自己做生意。

    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张芬芳催促道:“等下那位王先生就来了,合同签完之后,你就赶紧搬。对了,少说点话,要是惹的别人不高兴,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没有在意包租婆的话,就这么一间商铺,能买一千万,周凡还是眼热的。就拿自己的药店来说,别说这辈子,算上下辈子,和挣不了这么多。

    看到周凡这个样子,张芬芳更是神气,自己也有发财的这么一天。

    想想现在自己这身份,千万富翁,瞬时有种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王律师此时也走进了药馆。

    张芬芳赶忙上前:“王律师,您里面请。小周,快给王律师倒茶!要是人家一高兴,兴许多给你几天宽松日子呢!”

    言语间,周凡被当做仆人一样呼来喝去的,就感觉要买店铺的是张芳芳本人一样。

    既然是新的房主,周凡纵然心底不情愿,但还是上前打了招呼。

    让人意外的是,王律师见周凡过来,竟然主动和问好,还语出惊人:“您就是周凡周先生吧?张总刚刚给我来电话了,一直叮嘱我这件事呢,看来周先生您在张总心目中,地位很高啊。”

    对于王律师来说,到了这个位置,已经没有多少需要巴结的人了,何况是周凡这样一个普通人。但今天连续接到张德柏几个电话,足以说明周凡的地位。

    何况他也了解了一下周凡的事情,别的不说,就凭救了张总的性命这一点,别说一千万,就算一个亿恐怕张总也会给的。

    不难想象,这个年轻人今后必定前途似锦啊。

    王律师这席话,听的两人都愣住了。

    “王律师,这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张芬芳看了看周凡,一脸不解。

    周凡,能跟那什么张总扯上关系?一个窝囊废,除了吃软饭以为没别的本事,甚至交个房租都还拖拖拉拉的,开什么玩笑?

    王律师从包里拿出三份协议书递给周凡,笑着说:“周先生,这是这间商铺以及附近两间商铺的协议合同。您在这里签个字,这几间房子就都是你的了。张总吩咐过,您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或者有别的想法,我们马上去办。”至于张芬芳,早被无视了。

    周凡大吃一惊,签个字就归自己了?

    张芬芳往协议上面瞟了一眼,转让地址上面赫然写着药馆以及旁边书店,便利店的地址。

    张芬芳粗略算了一下,这加起来,少说也要两千多万。

    两千多万!开什么玩笑,张芬芳吓了一跳!

    她疑惑不解的盯着周凡,这小子是攀上什么达官显贵了,两千多万的房子别人说送就送!

    周凡心里到是清楚,可是这礼实在有些贵重,何况他自己也并没有做什么,实在有些配不上这份大礼。

    “这实在是太贵重了,说什么我也不能收!不行!”周凡摇了摇头。

    “周先生您这是让我难做啊。”王律师正色道:“我来之前,张总可是下了死命令的。如果您不收,那我回去跟张总也不好交待,到时候说不定就带着全家喝西北风去了,您应该不忍心看我丢了饭碗吧,您就收下吧!”

    “不至于吧?”周凡说道。

    “王律师……”张芬芳指了指协议,忍不住问道:“你说的张总,他是谁啊?怎么对周凡这么好?”

    “志宏集团的总裁张德柏张总,你不知道吗?至于他们什么关系,为什么送礼给周凡,不是你该问的!”相比较张芬芳,王律师语气就没那么客气了:“行了,没你什么事情了,钱后面会打给你的,我要跟周先生谈点事情!”

    王律师语气不善,对张芬芳下了逐客令。

    尽管如此,张芬芳也是一个字都不敢说。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千万可是一笔巨款,足够自己下半辈子奢华的生活。可在王律师眼中,张芬芳也就是一个暴发户,根本不值一提。

    但张芬芳不可思议的是,志宏集团,总资产数百亿,江城数一数二的大公司!

    虽然有了这一千万的房款,但是跟张德柏一比,就如天上地下一般,自己连给张德柏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这张德居然送礼周凡这么大的礼,他们究竟有什么关系?

    再想想刚刚自己对待周凡的态度,跟使唤仆役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张芬芳不禁缩了缩脑袋,勉为其难的对着周凡笑笑:“周凡,不是。周先生,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虽然我不是你房东了,但是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多多联系啊。”

    看着灰溜溜离开的张芬芳,周凡这才反应过来。

    迟疑片刻,他还是给张德柏打了给电话。

    听到周凡居然拒绝自己这份礼物,张德柏连忙说道:“周老弟,你这是看不起我张德柏?你救了我跟我爸的性命,难道这点小礼物都不愿意收?”

    “我没有这么想,是这太……”周凡急着想要解释。

    “既然没这么想,那就收下吧。何况,你不收,摆在那里也没人要,到时候岂不是便宜了别人,你就收下吧。”张德柏笑道。

    周凡无奈,张德柏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已经买下来了,周凡不收,也没人要。

    “那行,但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周凡道。

    张德柏笑着说道:“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五点半跟张局长吃饭,在天龙酒楼。你看今天有空吗?我派司机过去接你。”

    “不麻烦了,我这边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到时候我打车过去。”周凡拒绝了张德柏。

    张德柏只是笑笑,没有坚持。只是让周凡早点弄好就去,别忘了。

    看着眼前的协议合同,周凡叹了口气,拿起笔将自己的名字给签上。

    核对了一下名字,王律师笑着说道:“周先生,你看这不就好了。有张总这层关系,说不定以后还有先生要照顾的地方。我的名片,您后面有什么需要,联系我,一定给您办的滴水不漏。”

    周凡接过名片一看,上面印着几个字,志宏集团法律总顾问王子豪。

    志宏集团法律总顾问,想必业务水平也是及其出色。这对周凡很有用,毕竟这还是一个法制社会,指不定哪天就用上了。

    之后,王子豪替周凡办理好了各种事项。而周凡此刻还呆坐在板凳上,自己这是在做梦吗?

    看了看周围,这间药馆,现在改姓周了?是他的个人财产了?

    在看看脑海中的聚宝炉,周凡越来越相信,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远了。

    时间飞驰而过,转眼到了四点半左右。周凡将店门关好,往天龙酒楼的走去。

    在江城这块地界上,天龙酒楼的档次,只能算中等。本来以张德柏的性格,怎么说也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不过今天赴宴的还有一位张信张局长,身为国家机关单位干部,自然不能太显眼,所有才定在了这里。

    周凡赶到天龙酒楼的时候,已经临近五点半。给张德柏通了电话,知晓路上堵车,很快就到了,周凡便在大厅里逛了起来。

    像这天龙酒楼,周凡也不陌生,跟着妻子岳母来过。不过那时候的他,别说吃饭,就连跟在两人身后,都得小心翼翼的,哪里有机会观察酒楼的装饰。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周凡也开始打量起这家酒楼。

    周凡环顾四周,离自己大约四五米远的地方,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女人。不知道是天龙酒楼的原因,还是她个人的喜好,穿着十分性感妩媚。

    再加上傲人的事业线,周凡不禁多看了几眼。

    一枚玉质吊坠挂在胸口,完美诠释了肤如凝脂这个词。

    周凡将目光移到吊坠上时,脸色微微一变。在看向女子的眉心,有着一团黑气,细细看去,黑气竟是胸前的吊坠散发出的。

    周凡透过双眼,能够看到吊坠散发的黑屋缠绕着女人的额头,隐隐看到女人的灵体将要脱身而出。周凡皱了皱眉,自己是不是要过去探查一下。

    正巧,此时女人也扭头迎上了周凡的目光,见周凡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不禁脱口而出:“你个臭流氓看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