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十九章 泼妇

作品:王者归来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天下第二

    陈政和何娴君大包小包地拎着走进了病房,本来我是不想再看到他们的。但是一想到,他们有事求我,何茂山的欠款的事情还没有得到解决。而我,又是他们现在唯一可以求的人,不来求我,求谁呢?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我并没有打算理会这两个人。既然是求人,那就得摆出求人的态度,看那何娴君完全就是不情愿地被陈政给拉过来的。

    “这算是我们的一点小小的心意。”陈政将礼物放在了我旁边的椅子上,笑的有些谄媚,可我并不想领这份情,我没好气地说道:“心意,我可承受不住。”

    “哎,你这人……”现在陈政身后的何娴君有些沉不住气,但陈政要比她稳重。

    “……”陈政瞥了一眼何娴君让她闭上嘴,我就像是看戏人一样看着。反正不管怎么样,我是绝对不可能帮他们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我可不想和他们这类人有过多的交流。

    “嘉琪,你送他们离开。”我拿过放在柜台上的苹果咬了一口,完全把站在那里的两个人都做了空气。

    “别啊,其实我们来这里也是有事情要找你帮忙。绍川,你就看在我们的面子上,做的别这么不留情面。”陈政有些仓促地说着。

    我看着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紧张,心情突然好了那么一点点。之前因为曹大磊的事我一直郁闷着,而这两个人走进来,很明显是撞到了枪口上。

    “我和你还没有熟到这种程度,还有我和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摆明了不想和他们说话,但是陈政还是一直这个病房不愿离开。

    “我真的是有事找你才过来的,外面这么多人看着,你让我出去也不好交代啊。”陈政一听我这么说瞬间口不择言地将自己来找我的目的说了出来,我冷笑了一声:“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我当然是知道的,但是这件事情我并不想插手。”

    “如果你们还是不愿意离开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们在医院颜面扫地。”我说这话不是开玩笑的,我非常的认真。

    嘉琪大概是认为我做的有些过分,所以她握住我的手。我回头看了她一眼,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我现在有嚣张的资本,毕竟求人的不是我,而是他们。

    “你……这件事情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陈政有些落败地说着,我突然有些不忍心。因为自己毕竟是因为曹大磊的事情迁怒了陈政,所以我只好再次开口道:“那个,也不能这么说,你应该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司机,帮不上忙的。”

    “没没没,虽然你只是个司机,但是每天都有时间和徐总接触。我觉得你也不会就这么袖手旁观的,毕竟这也是小事嘛。你说你相貌堂堂,一看就不是那种人。”陈政一听我那么说原本一直郁结的眉头也就这么放开了,脸上再次堆积着谄媚的笑意。

    我假装咳嗽了几声,突然被这么夸我也有些不太好意思,连忙挥了挥手:“这件事确实是小事,只是我还是得好好地考虑考虑。要不,过几天我再来联系你们?”

    这么做,我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做出的决定恐怕没有考虑到太多的因素,过几天挺好的。反正到时候想帮就帮,不想帮就不帮了。我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突然就被一道尖锐的声音给吓到。

    “薛嘉琪你这个小贱人,是不是你在徐大哥面前说了什么,所以徐大哥才总是推三阻四的。按照徐大哥的脾性来看我,这种事情肯定就直接应了下来,你这个贱蹄子!”何娴君突然直接就对着嘉琪骂了起来,这让在场的人都懵住了。

    我冷冷地看着何娴君,突然之间我就做下了决定。就这态度,帮你都是脏了老子的嘴!陈政大概是猜到了我想要说什么,因为他及时捂住了何娴君的嘴。但是何娴君认为他这是在阻拦自己,所以拼命挣脱了陈政的束缚。

    “你干什么!不帮着你老婆,你胳膊往外拐,是吧!我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么个二愣子!”何娴君将怒火转移到了陈政身上,直接将他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我们来这里是办事,你能不能耐着点性子,你是想要把事情都给搞砸吗?”陈政压着怒火说道。但何娴君并没有给他留面子,只见她再次将战火对准了嘉琪:“你这个贱人,你是不是和陈政有什么关系,他居然帮着你说话。我可是他老婆,他居然当着别人的面来教训。没想到啊,你居然还挺有本事的哈。”

    “我又做了什么,徐太太,你不觉得你这么做有些像市井泼妇吗?”嘉琪怼了过去,眼见着两人战火连天,我自然是向着嘉琪。看着她这么坚强的样子,我也有些心疼。

    “嘿,你插足别人的婚姻,你现在还有理了?徐大哥,你看看她这幅德行,你还是和这种人断了关系吧,免得以后要出什么乱子。”何娴君大概是认为我会站在她那边,可她这不是把我当做了傻子吗?

    我不帮我媳妇,来帮一个泼妇?

    “何娴君,嘉琪是我的女人。至于你们来求我办的那件事,我觉得我没必要再考虑下去了。”我拉着何娴君坐了下来,对她说着:“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你就别委屈自己了。”

    “好。”嘉琪朝我笑了笑,我伸手把她眼角的亮晶擦掉。

    “徐大哥,我这是现在你的角度来想的这个问题。你别不识好人心,我跟你讲这种女人看上去就是水性杨花……”何娴君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闯入病房的保安给带了出去,就在何娴君还在那里破口大骂的时候我就已经联系了门外的人。

    既然不能和平解决,那么暴力解决那就是她咎由自取的了。

    听着何娴君破骂的声音越来越远,陈政也没面子在病房待下去。只见他有些羞恼地离开了病房,这下病房里就只剩下我和嘉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