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六章 柳漫漫的家事

作品:特拉斯顶级买家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可乐煮青蛙

    汕城只是一个四线城市,人口却不少,城市中心的居住人口多达百万。

    所以这条横贯市中心的商业街很是繁荣。

    此时,张浩正背着大包小包,手上提着五颜六色的袋子,跟在两个大美女屁股后面走着。

    “喂,我说,还差什么东西没买,别漏了哦。”张浩在后面抱怨道。

    唐娆娆不好意思的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啊学长,要不我帮你拿一些吧。”

    不是她不拿,而是她漫漫姐不让她拿,女人跟男人出来买东西,可不就是来爽的吗,脏活累活应该让男人干。

    这不,柳漫漫把她抱得紧紧的,根本不让她去帮张浩分担。

    说起来柳漫漫的体质属于自来熟的那种,根本没有生分的感觉,所以唐娆娆也就不奇怪她对张浩的态度了。

    “呃,我们怎么又走回来了?”

    张浩看着前边停着的奔驰cls300豪华轿车,连询问。

    柳漫漫却是直接走到车子后方,打开了后尾盖,弯腰进去挪腾位置。

    张浩就站在后面,一不小心就看到了让他流鼻血的一幕,柳漫漫的屁股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翘,甚至因为弯腰的动作露出了一角安全裤。

    张浩紧张的看了眼唐娆娆,发现她正查看着从自己手里接过的袋子,不由松了一口气,准备再偷看一下柳漫漫。

    然而,却发现保持着原先姿势的柳漫漫突然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张浩狂咽了咽口水,连忙转头看向别的地方。

    我去,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这是赤裸裸的勾引的!

    “嗯哼。”柳漫漫走上前来,从张浩手中接过大包小包,往后备箱里放,两人的手时不时有触碰,在递上最后一个袋子时,张浩不忘在她柔嫩的掌心挠了挠。

    这是张浩回敬她的方式,总不能老被她调戏吧,多吃亏。

    果然,柳漫漫的脸颊一下就红了。

    明明自己喜欢调戏别人,还那么容易脸红害羞。

    张浩发现,这个女人真的是绝大多数男人都无法抵挡的型,剩下那部分能抵挡的都是gay或者不举的。

    “张浩学长,我们就差油米没有买,其他都齐了。”唐娆娆清点完毕后说道,旋即奇怪的看向柳漫漫:“咦,漫漫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嗯,确实是发烧了,不过不是发烧,而是另一种。张浩心道。

    “唔。”

    柳漫漫眨巴着眼,看起来有些柔弱感:“姐姐有些累了,要不接下来就你们去好了,姐姐在这里休息下等你们。”她指了指一旁的凉亭,调侃道:“就不给你们当电灯泡了”。

    “漫漫姐,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唐娆娆嘟着嘴,“那……我和学长去买剩下的东西啦。”

    “嗯,慢慢来,别急!”柳漫漫挥了挥手,直接走向凉亭。

    ……

    这次柳漫漫没跟来,张浩反而觉得松了口气。

    他还是有点受不了柳漫漫这种明骚,时不时就会想入非非,虽然他并不讨厌。

    “那个……娆娆学妹。”张浩犹豫开口。

    “嗯?”唐娆娆抬头。

    “你漫漫姐是什么来历?能开奔驰,应该很厉害吧。”张浩明知故问。

    唐娆娆神秘一笑:“学长你是不是看上我漫漫姐了?”

    张浩摆了摆手:“哪有,哪有。”

    唐娆娆望着张浩俊朗的脸庞,倒也相信他没有别的想法,在宿舍的时候,夏晚晴经常会跟她说起张浩,按照她的形容就是:没脾气,没钱,只会当舔狗和装勤快的人。

    但是只是短短半日的同处,唐娆娆却觉得张浩并不是夏晚晴口述般那么不堪。

    就从公车上的那一幕可以看出,学长应该是一个冷静且果断勇敢的人。

    而且从刚刚逛街以及福利院的氛围可以看出来,学长是一个乐于助人,平和近人的人。

    唐娆娆心里叹息,觉得晚晴学姐过于势力了。

    张浩学长就是穷而已,一分钱难倒好汉应该就是这个道理。

    难道钱就这么重要?唐娆娆摇头,她出生在有钱人家,自然就没有想过钱的重要性。

    一想到家里,唐娆娆突然失去笑容。

    张浩显然发现唐娆娆的不对劲,连关心道:“怎么了学妹?在想心事吗?有困难说不定学长可以帮你哦。”

    唐娆娆莞尔一笑:“没什么,我在想,学长你是个好人。”

    张浩:“……”

    唐娆娆也发现自己这句话有点问题,俏脸微红,心中闷气也跟着消散了。

    “学长不是想问漫漫姐的情况吗?”

    唐娆娆有些遗憾的说道:“漫漫姐其实是个可怜人。”

    “怎么说?”张浩皱眉。

    唐娆娆别了他一眼,嘱咐道:“我也就跟你一个人说,不过你听完不能看不起她,或者跟别人乱讲!”

    张浩重重点头:“我保证!”

    唐娆娆看着他庄重的神色,不禁莞尔一笑,珊珊道出……

    张浩听着,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原来他只知道柳漫漫是负责华南区的金牌顾问,却不知道她竟是一个可怜人。

    柳漫漫生在一个贫困家庭,大学没有毕业就被迫辍学出来打工,父亲出车祸死掉,欠了一屁股债,催债人天天上门打砸恐吓,很快,处于悲伤中的母亲也生了重病,住院了。

    柳漫漫那时候才十八岁,哪里斗得过那些催债人,只能日夜在外工作,打临时工,如果不是运气好家里的旧房子拆迁拿到了拆迁款全给了催债人,说不定她会被强迫进窑子。

    唐娆娆叹了口气:“债是还了,但是漫漫姐母亲的病却依旧是一个无底洞,后来有人看中漫漫姐的能力,直接将漫漫姐‘买’了下来,她别无选择。”

    张浩眉头紧锁:“怎么能这样?这是犯法的吧!”

    “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在十四岁那年认识的漫漫姐,有心想帮她都被她拒绝啦。”

    唐娆娆摇摇头:“不过漫漫姐跟我说过她很庆幸,买下她的大势力很尊重她,从来不逼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只需要她一直展现出出色的能力,她就能保护自己。”

    张浩却莫名的生气,家族势大,哪里是一个弱女子能够反抗的,这根本就是以帮助为由剥夺对方的人身自由,强行掌控她人命运。

    张浩忍不住道:“太过分了!”

    他终于明白柳漫漫为什么会以那种姿态展现自己,都是被生活,被自己背后的家族所逼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