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二十章 柳漫漫的公婆

作品:特拉斯顶级买家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可乐煮青蛙

    柳漫漫脸色剧变,连忙蹲下去拾玻璃碎片。

    “那骚女人指不定在哪里浪呢,我们就在她家里等她,如果不是因为儿子,我才懒得回这个家,看到她都心烦。”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房间外边传来,言语之间恶毒之意明显。

    紧接着,两个老人面色阴沉开门走了进来。

    顿时,几人目目相对。

    这两个老人自然是柳漫漫她老公的父母。

    柳漫漫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以他们的脾性,看到有别的男人在自个家,绝对会变色。

    果然,柳漫漫的婆婆进来后看到张浩还有蹲在地上的柳漫漫,在愣了一瞬间后,顿时变得像魔鬼一样可怕。

    “好你个骚女人,竟然把男人往家里带了,可怜我的儿啊,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不要脸皮的贱人。”

    老妇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直接给了柳漫漫一个大嘴巴子。

    “啪”的一声脆响,柳漫漫直接被打了一个踉跄,眼泪直往下流。

    “婆婆,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我上司,我”

    柳漫漫说到一半就被老妇人直接打断。

    后者伸手就去抓她的头发:“上司,还敢说是你上司,为了名声地位就出卖身体攀上上司了是吧,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种魅力,能让你骚出水来。”

    这个过程,柳漫漫的公公就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目光总是锁定在自己儿媳妇身上,来回审视。

    张浩在老妇人抓住柳漫漫头发的前一刻,抓住了柳漫漫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你们是漫漫的公公婆婆?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她说了我是她上司,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你们为什么不听解释?”张浩将柳漫漫护在身后,尽量冷静的跟这名面目狰狞的老妇人说话。

    柳漫漫的公公杵着拐杖重重跺了下地面,指着张浩的鼻孔说道:“你这小崽子又是什么人?”

    他的目光依旧越过张浩在看柳漫漫,浑浊的双眼中不无侵略意味。

    老妇人没能继续对自己媳妇施暴,沉着脸看向张浩,满脸的尖酸刻薄丝毫不掩饰:“哟,还是挺俊的一小伙,只怕还在读书吧。”

    “每天出去陪那些公司老总看来已经满足不了你这个骚女人,开始去学校找小鲜肉了?”

    她怨毒地骂着:“没少花钱吧,嗯?后生仔,这贱女人一个月包你多少钱?来,跟奶奶说,奶奶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张浩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这老妇字字脏的不行,居然会是柳漫漫的婆婆?这样的婆媳关系有谁能顶得住?

    他的语气渐渐加重:“我尊重你是漫漫的婆家,但是请你也把嘴巴放干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什么?”

    老妇人尖叫起来,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老头子你听到没有,这小崽子说要对我们不客气,现在的年轻人啊,真实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九年义务教育都白学了。”

    “这贱女人给了你多少钱?五千,还是一万?还剩多少给奶奶留下然后赶紧滚蛋,这是我家,不走的话我可就要打电话叫保安了。”

    “够了!别说了!”

    柳漫漫浑身直哆嗦:“你们不就是要钱吗,给你们,都给你们,拿了钱你们就走吧,别再搞我了,求求你们了。”

    “给你们,都给你们。”

    柳漫漫把自己随身的包包翻了过来,把里面的现金和银行卡都倒在地上。

    老妇人眼睛一亮,心花怒放地捡起地上的两张银行卡,一小碟百元钞票,还有一些零碎的一块两块也都全部拿走了。

    他们每个月都会来找儿媳妇拿钱,每次都会压榨再三,给的不够多,他们就会在这里住下来,逼着她那多些出来。

    但是柳漫漫却从来不肯把银行卡直接拿出来。

    没想到这次他们还没真正开始闹她就自己把卡拿出来了。

    而且,还是两张。

    其实不是柳漫漫不肯将卡给他们,事实上她巴不得将卡送给他们,只要他们不再这样折磨她。

    再有一个就是,柳漫漫的母亲直到如今还长期住在医院里,每个月都需要大量的医疗费用,她想尽办法也得多留些钱给帮母亲缴费。

    她是真的被压榨完每一滴的那种,平时她在外面展现的那一面,都是她故意,也必须装出来的,装沉稳,装坚强,或者装妩媚。

    这些展现出来的不同面同样也是她的保护壳,她的工作就是接洽和谈判,她必须这样。

    她只需要钱。

    除了身体上最后的那点底线还没被突破以外,柳漫漫其实早就已经体无完肤了。

    这就是她的生活,压到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的生活。

    只要回到这个家,她就感同坠入冰窖的赤裸婴孩。

    “呵呵,还是儿媳妇大方,婆婆也就不过问别的了。”

    老妇人拿到了钱,就像唱戏一样,直接换了一副面孔:“你快好好陪你上司啊,我和你公公还有事情,就不待在这了。”

    既然钱已经拿到手,她也不想废多半句口舌,至于自己儿媳妇想干嘛,那管自己什么事情,她就是带多十个八个男人回来,只要不传出去,那怎么也不打紧。

    她清楚儿媳妇绝对比自己还明白这一点。

    “别把家里弄乱就好。”

    老妇人说着,朝自己老伴使了个眼色,后者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儿媳身上移开,两个人准备离去。

    “等等!”

    这时,张浩开口了。

    “嗯?”老妇人神色不善的看了过来。

    张浩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同时替柳漫漫有这样的公婆感到悲哀。

    那个老头的目光,是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儿媳妇有另类的想法,而这个老妇人眼里则只有儿媳妇手头的钱,除此之外,他们根本不把儿媳妇当人看。

    张浩说道:“你们要钱?开个价吧,一次性做个了结诶,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漫漫,”

    他不能忍受柳漫漫继续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

    “哟”

    老妇人张大嘴,无声地笑了,她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了一遍张浩,想不明白一个只是长得清秀的穷屌丝到底为什么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怜悯道:“后生仔,像你这样因为没钱就出来傍富婆的小白脸,奶奶见过很多,全部都是一个样,就是胸有宏图,却没有大志,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老妇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出这句话的时候,一旁的老伴突然看了她一眼,浑浊的老眼中有着经年积压的屈辱和怨气,只是直到此刻也依旧不敢喘大气。

    心想自己就是因为当年当了小白脸,才会天天和你这个黄脸婆面对面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