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20章 结束

作品:我们的异能世界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月痕雾灵

    抑制室,专门关押不服从管理的生物,可以最大程度压制生物体内能量,让其变成普通人。并且,抑制室的墙壁和栅栏门都是用世界上最坚硬的石材垒砌,就怕生物被压制能量后还有强大的肉体力量使用。

    抑制室的格局跟监狱的牢房一样,有两根竖起来的铁棍当做栅栏,栅栏不远处的墙壁有厕所和洗手池,墙壁两边各摆放一张铁制床铺,上面铺着柔软的垫子和床被。

    白珩是被蓝冰亲自送到编号为0的抑制室,里面空无一人。蓝冰打开房门,用异能量操作着被冻成冰雕的白珩,把他送到了室内,然后关门离开。

    0号抑制室,是一间专门关押实力强大又穷凶极恶,非常不容易控制的生物所准备的特殊房间。在这里,不管何种生物的能量都会被全面压制,连一丝都不可能出现。

    不管是0号还是其它号码的抑制室,生物进入后第一时间会感觉到身体出现生涩感,仿佛自己身体不是自己那般,过了一会才会重新熟悉没有能量的笨重身体。

    包裹住白珩的冰块属于蓝冰的异能量,冰块在进入抑制能量的抑制室后,冰块中的异能量旋即被消融一空,成为地上的一滩水渍。

    没有了冰层的束缚,白珩体内的温度开始慢慢回升,僵硬的肢体也在随着血液的流动有所缓解。片刻之后,白珩恢复到正常状态,第一时间好奇的观察这里,没有立即想到逃离。

    实力不如人,就算能从这里逃脱,最后的下场还是会被抓回来。况且,白珩至今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败在谁的手里,是局长还是另有其人。

    躺在床上,回忆起这两天来发生的事情,白珩突然笑出声,笑容中满是无奈和自嘲。

    首先,在白珩还是普通人的时候被鬼灵劫持,又被陆一玲和徐睿龙带回非人生物管理分局问话。其后,有了两个强力技能准备找陆一玲和徐睿龙算账,没想到被陆一玲一脚踹得毫无还手之力,被迫加入非人生物管理分局,也知道了技能需要解锁和理解才能使用。随后,第一天上班就来了一场‘涅槃火焰’爆发状况,最后不敌未知异人而被关押起来。

    总的来说,从昨天开始到此刻,现实中的白珩,运气就没有好过一回,最终落个这样的下场。终归到底,还是六维属性不够强大的缘故。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思想,白珩双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保持安静状态才冷不丁想起‘战术手套’一直没有戴在手上。

    白珩没有唤出手套,他肯定这里安装了监视器,不能在把自己的底牌抖落出来。万一他们在看见自己凭空出现手套这一幕,那自己就真的失去了自由。

    白珩这边保持安静,局长办公室中则坐着两男两女。

    “你们说说,白珩现在究竟如何处置。”

    对于白珩的问题,吴喜也是头疼不已,要是早知道他身居两种能量,也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场面。日后,白珩肯定会成为比蓝冰还要难缠的对手。

    可惜,经过今天这一闹,白珩心底一定对非人生物管理局产生了抵抗心理,要想在在强迫他加入简直是难上加难。

    吴喜把这道难题抛给了在座的四个人,毕竟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现在他们有五个人,集思广益,总会想出一个不完美的解决办法。

    “放了他,然后监视他。”

    坐在最左手位置的蓝冰说出自己的看法。

    “放了他!”最右手位置的陆一玲当即不同意道:“他现在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放了他等于放虎归山。万一他实力强大到你都对付不了,难道咱们还得请总局的人来帮忙,那事情就更加麻烦,我不同意这个意见。”

    蓝冰不温不火的往前些微探头,看不出任何感情的眼睛看向陆一玲问道:“那你觉得该怎么办为好呢?”

    陆一玲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最后赌气的“哼”一声后不再出声。

    吴喜看向蓝冰道:“你这个办法我想过,主要是派谁监视他,以何种方式去监视,这又是个问题。”

    “很简单。”蓝冰重新坐直身体,看着吴喜说:“这件事因陆一玲而起,我觉得让白珩住进她家中很不错。既起到监视作用,又能间接化解他们两人间的小小恩怨,没准他们还能成为一对情侣,完全是一箭三雕的办法。”

    “你放屁!”

    陆一玲在听到让白珩住进自己家中时,就想出口反驳,可谁叫这件事是自己造成的,她心里也就默认了。然后在听到最后两句话后,陆一玲当场站起来怒瞪蓝冰并爆粗口,就差打一架。

    蓝冰早就想到陆一玲会是这样的反应,看着她不紧不慢说:“你当时要是能放弃偏见,白珩一定会跟我组成一队。两名连总局都没有的特殊异人,今年的排名咱们一定是第一,让其它分局不在小瞧咱们。现在,你不能接受我的提议,那你告诉我该如何让咱们分局出人头地,怎么才能得到进修总局的机会。”

    这一番话说得陆一玲哑口无言,纵使心中有百般千般不愿意,有极大的不满,在这一刻都化作沉默。

    吴喜见气氛有点不对,也怕陆一玲下不了台,于是圆场道:“这件事我再想想,现在当务之急是把白珩的资料重新修改,千万不要让其他人察觉到白珩的特殊,也不要让其他异人跟白珩接触,以防有意外发生。好了,散会吧。”

    蓝冰,徐睿龙,秦婷,陆一玲,四人齐齐默不作声的离开,留下了不断揉着双眉两侧中间的鼻梁,满面愁容的吴喜。

    这里不止有全部异人休息的大厅,还有五名队长独自的办公室,位于休息大厅后方,距离吴喜办公室不远。

    此时,陆一玲,徐睿龙,陆一梦,敖泠雪,四人正在陆一玲的办公室中。

    “一玲,你应该放下对白珩的偏见,他跟顾汉寞不一样。”徐睿龙劝导着陆一玲。

    “别跟我提那个叛徒的名字。”顾汉寞这三字像是触动了陆一玲一段不好的回忆,咬牙切齿说:“我早晚让他后悔当初做出的决定!”

    “好,不提顾汉寞。”徐睿龙也清楚那段往事,转移话题道:“万一局长真的让他住到你家怎么办?要不我跟局长提议下,让他住到我家?”

    “局长让白珩住到老大家里?”

    陆一梦和敖泠雪两人有点惊讶,赶紧问陆一玲发生什么事情。

    “哎呀,好烦呀。”

    陆一玲罕见露出小女儿姿态的趴在桌上,脑袋埋在手臂中,一副谁也不想理会的模样。

    徐睿龙很久没有见过陆一玲这个样子,顿时有点愣神,随后咳嗽几声以掩饰自己的行为。

    陆一梦和敖泠雪两人的注意力根本没在徐睿龙身上,见陆一玲这样子,连忙上前安慰。

    “老大,如果局长真的决定让白珩住你家,我一块跟你住好不好?”

    “就是,就是。”陆一梦在旁附和,“我们三人住到一块,彼此间还有个伴,还能一起监视白珩,一箭双雕的事情啊。”

    陆一梦不提一箭双雕这个成语还好,她这一提,陆一玲当即想到蓝冰那句一箭三雕的事情,脑袋迅速抬起,认真看向自己的两位队员说:“就照你们说的办。”

    徐睿龙在旁暗笑不已,他当然明白陆一玲为什么会同意她们两人的意见,心里不由得损一句蓝冰假正经。

    另外一边,在陆一玲他们四人走后,吴喜也没想出比监视白珩更好的办法,于是他决定解铃还需系铃人,亲自找白珩说一说,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态度。

    0号抑制室外,吴喜隔着仅能通过一条手臂缝隙的栅栏望向室内,看到白珩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非常安静,面上一喜,心中知道有戏。他最怕白珩在抑制室中不安分,那也就没有交谈的必要了。

    “嗨小子,你牛啊,居然身负两种我们都查不出来的能量,估计这点你爸妈都不知道吧。”

    吴喜对白珩说话的态度很随意,没有把他当做一个犯人对待,反而把他当做一个惹人爱的晚辈,现在只不过是他犯了一点错误,需要一个教训的过程而已。

    白珩一直保持假寐状态,脑袋放空,不去思考其他事情。

    现在冷不丁听见外面有人说话,白珩睁开眼睛,正好能看到栅栏门外的吴喜用友善的笑容看着自己。

    白珩当即翻身面朝向墙壁,眼睛也立即闭上,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呵。”吴喜被白珩这一举动逗乐,心中更是喜悦,面上笑容不减说:“白珩,抑制室的滋味你也领教了,重新做回一名普通人的感受并不好对不对?”

    白珩没有吱声,心想,这个跟牢房一样的房间有什么可让我领教的,也没有其他犯人欺负我。还有,我本来就是普通人,有什么好不好的。

    吴喜对白珩不搭理的态度也没有任何不满,就像哄一名闹脾气的小孩般,继续说:“你现在体内能量只是被抑制室暂时压制而已,只要出去,你就能重新掌握,你想不想出去?”最后一句话,吴喜跟诱惑小红帽似的,就差脸上出现坏笑的表情。

    啥意思?

    吴喜的话让白珩有点懵圈,随即他睁开眼睛,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吴喜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吴喜以为自己的话对白珩起作用,心中的喜悦没有表达在脸上,继续保持原本的神情说:“我来这里,一是告诉你关于自身能量被压制的事情,二是替陆一玲给你道歉,我不求你原谅他,只希望你还能留在我们这里。”

    白珩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坐起身看着吴喜不在意说:“大家都是成年人,有矛盾是很正常事情,谁对谁错都是以个人的观点去认同,我也没有那么小气。你要是想让我留在这里也可以,我问您一件事。”

    听到这话,吴喜认为白珩没有把这件事往心里去,至少他话中的意思是这样。至于出去后,白珩如果还敢捣乱,那他不介意亲手压制一回。

    “你想问什么。”

    能留住白珩,吴喜自然是高兴,只要他的问题不涉及到分局的隐秘事情,自是知无不言。

    白珩想知道的事情很简单,究竟是谁把自己的火焰压制下去。

    “一名叫蓝冰的男性变异异人,异能是控制温度。”

    “那你告诉他,等我实力强大后一定会找他报仇,看看是我的火焰旺,还是他的冰冷。”

    异人总不能一直固定存储异能量,也需要锻炼战斗技巧。所以,每个非人生物管理局都有一处战斗地方,用于提高异人的战斗能力。

    吴喜对白珩的话没有任何不满,反而很高兴他会有这种思想。

    “等明天把你放出来时,你亲自跟蓝冰说这番话,我想他一定很高兴接受你的挑战。”

    “现在不能吗?”

    有了出去的机会,谁也不会在牢房这种地方待着,心里多少有点不自在。

    “因为每个抑制室的开启都需要一个程序,最短需要一天时间才能解除这道程序,希望你能理解。”

    “哦。”

    白珩无所谓的走到栅栏门后,双手抓着两根仅有的栅栏,做出一个令吴喜目瞪口呆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