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二十章 潇洒两兄弟

作品:天师下山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冥冥中

    将属于蒋邵才的那部分钱划给他,两人便分开。

    杨承回到酒店,将小鼎拿在手上好生观摩。

    “这东西看起来也没什么神奇的,真不知道老头子要它来干嘛?难道这还真能是天师图的一部分?”杨承没好气的嘀咕道。

    这一次他受师命下山,就是为了寻找遗散九州的天师图。

    传说天师图之中蕴藏着得道成仙的法门,谁能够窥得其中奥妙便能得到成仙,自然引来一大堆人的追捧,杨承的师尊便是其中之一。

    而且在老家伙儿的藏品中,杨承有幸见到过其中一幅天师图,同样是用青铜小鼎承载,其外部的图案轮廓便记载着天师图的奥妙。

    这种奥妙凡人或者是境界低的天师自然是感受不出,但境界较高,如杨承这般道行却能感受得到。

    当定神看去之时,非但不觉得有丝毫不妥,反而会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这是其中图案之中承载的大道烙印太过深奥,道韵反噬所致。

    而这也就成了杨承辨别其是否为天师图的主要方法之一。

    “真没想到这才刚下山没几天我就已经给老头子找到一个了,真不知道是我人品好,还是老头子的卦象厉害。”杨承把玩着手里的青铜鼎,啧啧叹道。

    这一次他之所以会来江北,完全就因为老头子卦象显示这个地方有东西出现罢了。

    正当杨承想着什么时候将这个东西给老头子寄回去的时候,手机响了,一串陌生号码。

    拿起手机,便听见陌生且低沉的声音响起。

    “是杨先生吧?”

    杨承皱眉,翻了个白眼:“呃……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电话那边。

    兄弟,你用点心好不好!这种提示音一般都是女音,哪里有男音了!

    还有,你都已经接起来了,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杨先生真会开玩笑。我叫雷岳,是刚才在曾家和您打交道的那个人。”雷岳将心中的异样情绪压下,低声道。

    皮这一下很开森。

    “我知道你,来找我吧。”

    杨承心知这人来是说正事的,便报了个地址,约他见面。

    来到约定的酒楼,杨承进入包间便瞧见一个身穿黑斗篷的人。

    这是拍电影吗?大夏天的穿这身衣服,真以为别人认不出来还是咋滴?

    “雷岳见过杨天师。”黑斗篷内,传出一阵低沉的声音。

    “嗯,你好。”杨承点头,随性坐在椅子上,瞧着对方那身穿着,总觉得有些别扭:“兄弟,你这样穿着不难受吗?又不是见不得人,干嘛披个大斗篷?”

    声音传出,雷岳身子抖了抖,随即将自己的黑斗篷脱下。

    一张紫青乌黑的胖脸出现在杨承眼前。

    你以为这大夏天的我愿意穿吗?

    瞧瞧我这脸,为什么穿你心里没点13数吗?

    “额……”杨承干咳了两声,好不容易将心中的笑意按捺下来,“那啥,哥们,你还是穿上吧。”

    “……”雷岳。

    “杨天师,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之前咱们说好的,我放过曾瑞,你护我周全,这件事应该算数吧?”

    “这是自然。”杨承点头,他还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小人。

    “今天发生的事情,最晚明天,南宫雪必然会察觉。整个江北市,不说到处都有她的眼线,但也相差无几,雷岳只求杨天师能在这几天风口浪尖上护我平安,等到风声过去,我自会离去。”

    “没问题。虽然你是阴煞门的人,但你既然卖我这个面子,我自然也会按照承诺护你周全,这你可以放心,这几日你就暂且跟着我吧。”杨承出声道。

    反正从他治好曾瑞开始,便已经和南宫雪对上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两人谈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暗淡,拿着到手的二十五万酬劳,杨承倒不好意思小气,请雷岳吃了一顿,也算为他接风。

    吃过饭,杨承便带着雷雪来到玫瑰酒店门口,还没进门,杨承便听见一阵打斗声从不远处的公园传来。

    回首看向雷岳,却见雷岳也正好偏头看了过来。

    “杨天师,看来那里应该有情况,不如我们一起去看个热闹?”雷岳就是一副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但若是让他一个人去,他肯定不去,毕竟他已经和南宫雪撕破脸,谁知道这会不会是对方设的坑呢?

    杨承没有说话,双目闭合,静心聆听,便听得一句对话传入自己耳中。

    “刘潇,我的好大哥,这一次我看你还能这么跑……”

    “刘潇?”双眼睁开,一道精光从杨承眼中闪过,踏步离去。

    一旁雷岳见状,紧跟上来。

    林子内,刘潇大口喘着粗气,身上有着大大小小数个伤口,跟在他身边的三个黑衣保镖此刻都躺在地上,哀嚎不已,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忧。

    在刘潇对面,是个身子感受的男子,刘洒。

    潇洒本是一对,可奈何这两兄弟之间虽有亲情,却盖不住仇恨。

    “刘洒,这个杀母弑父的畜生,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刘潇暴喝,胸脯急速起伏,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刘洒,没有丝毫惧意。

    “人性?我的好哥哥,你真是天真,你居然和一个杀手讲人性?我的人性早从当年他们选择你是继承人的时候就没了!不过你放心,我知道你是个孝子,这就送你下去和他们团聚。”伸出舌头舔了舔匕首上的鲜血,享受着鲜血的腥甜,脸上的笑容越发狰狞。

    “保护老板!”眼见刘洒提着匕首一步步走来,倒地的那些黑衣保镖相继起身,挡在刘洒身前,却又被刘洒轻松打飞。

    一把将身前的刘潇提了起来,瞧着这位好大哥的狼狈样,刘洒癫狂地笑了起来。

    “想不到,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你不是个孝子吗?做弟弟的这就成全你!”

    手起刀落,手中匕首划向刘潇脖颈。

    “叮……”

    一阵金属交鸣之声响起,却是刘洒手中匕首被赶来的雷岳用冰刃打掉。

    “多管闲事,你们想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