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二十章:不冷不热

作品:娇妻难逃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莫失莫忘

    水云寒被她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弄的一愣,把手里的钢笔往桌子上一放,然后双手抱肩往后一靠,道:“说吧!”

    许心蓝胆层的舔了舔下唇,不太好意思的说道:“你答应过我,可以回去看看我母亲的。”

    “你觉得你做的非常好?”

    “我……我觉得我做的还不错,”许心蓝忍着尴尬,强装淡定的说道:“尊老爱幼,手脚勤快,应该还不错吧?”

    “我可没看出来!”水云寒摸了下鼻子,不冷不热的说道。

    “你去看了吗?”许心蓝笑的都要僵了的小脸,一下子落了下来,从桌子上拿下手,不满道:“你是不是就不准备让我去看我母亲?”

    “我说了,看你的表现。”水云寒跟个帝王似的扬着头。

    许心蓝从椅子上“腾”的站起来,“看个……”

    她恶狠狠的跺了下脚,怒气冲冲的走向了门口。

    那个“屁”字,她只敢在嗓子眼里滚动了一下,就咽回了肚子里。

    水云寒对着她的背影冷声道:“你嘴里嘟囔着什么呢?你给我说出来!”

    许心蓝回头瞪了他一眼,忍着想竖起中指的冲动,没有理他,打开了门,在要把门摔上的时候,她忽然就想到了这个门价值连城,忙回后又拽住了门把手,可也不知道这门把手是真不结实,还是好的劲真的太大了,竟然被她又拽下来了一个门把手!

    “嘭”的一声响,水云寒眼看着门上的太阳菊刻花晃了几晃,他忙大步的走到了门口,伸手摸了摸那太阳花,对着外面大声叫道:“许心蓝!”

    许心蓝吓的差点没脉,把手里的门把手往旁边的柜子上一放,掉头就跑了出去。

    出了房门,二话不说的就跑下楼,去了水正霖的房间。

    水老爷子看到她惊慌的跑进来,不由的往她身后看了眼,奇怪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怎么……”许心蓝用手撩了下自己额头的碎发,“爷爷,您怎么还没去休息?”

    “正霖没睡呢,我怎么可能先睡?”水老爷子说道:“你先上楼去吧,用你担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这些天都是您照顾的,今天就我来照顾吧。”许心蓝伸手想去扶水老爷子,却被水老爷子给拒绝了。

    “这里不用你,你还是快上楼吧,有那闲功夫,就快点再给我生个孙女,到时儿女双全,正好凑成个好字。”

    许心蓝小脸通红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水云寒就大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许心蓝,你……”

    水云寒看到了水老爷子,怒气冲冲的脸上,生硬的挤出了一丝淡淡的笑,“爷爷还没睡觉呢?”

    水老爷子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扫了两遍,才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许心蓝黑白分明的杏眸看着水云寒,虽嘴上没说,但眼睛却写满了惧怕。

    水老爷子便跟水云寒说道:“她年龄还小,初次到咱们家,你对她态度好点,要不然让佣人看着,也不是个事,而且往深里说,到时也会影响到佣人对正霖的态度。”

    “我对她的态度已经好的不能再好!”水云寒伸手搂住了许心蓝的肩膀,手指在她的肩膀上用力的捏了两下。

    许心蓝吃痛的敢怒不敢言,看了他一眼,抿着唇角。

    “你怎么不说话呢?”水云寒又晃了晃她:“我是不是对你好?”

    “嗯。”许心蓝点了点头,跟水老爷子说道:“他对我挺好的。”

    “那你们就回去睡觉吧。”水老爷子对着他们摆了摆手,“我在这里陪着正霖。”

    许心蓝听着“睡觉”这两个字,总是觉得不得劲,可是水云寒却大大方方的说道:“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爷爷也早点睡吧。”

    许心蓝脚底下用着力,一点都不想离开这里。

    谁知道他回房间会怎么收拾自己?

    “这是怎么了?还舍不得孩子呀?”水云寒手上微用着力,嘴里威胁道:“你不会是在等着我抱你吧?”

    水云寒作势弯腰要抱她,吓的许心蓝忙推开他,跟水老爷子说了句:“爷爷,晚安。”

    水云寒看着她的背影,也笑着跟水老爷子道了声“晚安”。

    “你小子再加把劲,万一能再生出来个孩子呢?”水老爷子说道。

    “爷爷,您要是不想让我晚上失眠的话,就最好不要再提这样的话。”水云寒脸上笑容顿失的走出了房间。

    只余下水老爷子在那不满的骂了句“臭小子……还是我们正霖好,从来都不跟太爷爷生气……”

    水云寒脚步微顿了一下,快步的上了楼。

    许心蓝站在窗户跟前,看着门打开,水云寒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来。

    她咽了下口水,才试着解释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怕门摔坏了,才想拽住把手的,谁想到它也太不结实了,我就是那么一拉……”

    许心蓝看着他,比划了一下“拽”的动作,道:“我真没用力,就是轻轻的一拉,它就掉下来了。”

    “这座宅子,好几百年的历史,住过几十个主子,都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贵州省至从你进来以后,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你破坏,你不觉得你有责任吗?”水云寒坐到了沙发上,冷笑道:“我看你是想一直赖在这里吧?”

    许心蓝极其讨厌他脸上的不屑和讥讽,厌恶的扭头看向了窗外:“我没有!只要你放下走,我立刻就走,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

    “你可真能说笑,把我家门弄坏了好几个,就想这样一走了之?你想的可真美!”

    “如果你这样说的话,也没毛病,那你就一直养着我好了。”许心蓝叹了口气,道:“反正我在外面,也不一定能过得上这样的丰衣足食的日子。”

    “那你弄坏的这几百万的门和锁,打算怎么办?就不打算赔偿了?”水云寒去旁边的酒柜里倒了两杯酒,把其中的一杯递向了许心蓝:“德国摩立特酒庄泽灵格日晷园雷司令逐粒枯萄精选甜白葡萄酒。”

    “你说的名字太长,我听不懂,”许心蓝却并不伸手去接,“我只想知道,这个又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