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20章:婚纱店的再次巧遇?

作品:枕边甜宠:总裁的独家娇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风华凄凄

    第20章:婚纱店的再次巧遇?

    折返至楼下,婚宴已近尾声。

    孙媛媛和许之谦不知去向。

    而另一边角落里,徐宛然在严刑逼供:"说!你俩做什么坏事了?够前卫的呀,换件衣服都能春风暗渡……"

    林清羞红着脸,连连摆手:"哪里有哪里有,你别瞎想。"

    "我瞎想?瞧你脸红的跟被蚊子咬过似的,还嘴硬?嘿,不会真被蚊子咬了吧?"徐宛然揶揄的低着头捧着她的脸在她嘴唇上瞄来瞄去,一双眼睛就跟放大镜似的,仔仔细细的检查着。

    林清真是服了她,把头都低到胸前了还被她硬拽起来打量一番。

    其实,只不过接个吻……林清被她瞅的实在不自在,都咬牙准备承认了,徐宛然却突然悠悠的来了一句:"亲爱的,其实我盼着你嫁出去,像我一样穿上婚纱,风风光光的嫁给穆西沉,这样,我心愿也了了……"

    说到后来,居然有些伤感,几颗泪珠滑落。

    "大喜的日子,掉什么眼泪啊你,多不吉利……你看,妆都要花掉了。"

    林清嗔怪着,给她拭去泪珠,喉咙也有些堵,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闺蜜,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们两个人的感情,就好比亲姐妹,今天徐宛然出嫁,心中莫名的万般不舍,总觉得,陈鸣那小子把亲人从身边抢走了一般,这会,情绪暴露,不可抑制的想哭。

    两个人默默相拥。

    "亲爱的,你一定要幸福!"

    林清抱着一身洁白婚纱的徐宛然,虔诚低语。

    "亲爱的,我们都会幸福!"徐宛然铿锵有力的强调。

    道别后,坐进穆西沉的玛莎拉蒂,林清怅然朝着车窗外的徐宛然挥挥手,看着她婚纱飞扬,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虽然领证了,对婚纱,她却没有丝毫期待。

    想到婚纱,心中飘过一个人的名字--许之谦。

    但也只是飘了一瞬,然后恶狠狠的在心底扼杀。

    "今天徐宛然穿婚纱是不是很美?"

    穆西沉不知她在想什么,握着方向盘,唇角勾起不易察觉的笑意。

    "嗯,很美……"

    林清眼神涣散,走马观花的瞄着外面的街景,言不由衷的答。

    "很好。"

    穆西沉只是简单的两个字,神情淡然,看不出什么变化。

    林清没细想他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他意欲如何。

    当车子在室内最宏大的一家婚纱摄影中心门口停下来,穆西沉首先下车,并主动打开车门让她下来的时候,蓦地有些眩晕。

    这是哪里--巴黎世家!

    "巴黎世家"专为贵族设计,来这里拍婚纱照和选婚纱的,都是达官显贵,最差的,也是城内中等资产的人。

    整栋影楼金碧辉煌却不落俗套,陈列的婚纱造型美轮美奂。

    平日里,即便门口的迎宾美女热情相邀让她进去了解一下,她也不敢进去,因为她知道,这里面的婚纱起步价以六位数计,她这等月薪几千的小白领,根本支付不起。

    与许之谦热恋期间,他曾许诺,有朝一日会让她穿上巴黎世家婚纱同款……即便他许诺的只是同款,也让她欣喜不已,很长时间都幻想憧憬着穿着同款是怎样一种感觉。

    此刻,她梦幻般的站在通往影楼大厅的红毯边缘,迟迟不敢迈步。

    "怎么?不满意?"

    穆西沉对她的吃惊表情很是满意,黑眸微眯,故意打趣。

    林清思绪回笼,低了头,咬牙回道:"对不起,我不想举行婚礼……"

    这算是拒绝?

    穆西沉眸中的温度瞬间冷却,昕长挺拔的身躯侧立一旁,不容置喙的道:"我不介意抱你进去……"

    赤果果的威胁!

    堂堂赫天执行总裁,怎么会有这等恶习,动不动大张旗鼓的抱女人穿梭,这样真的好吗?

    林清错愕以对,穆西沉不为所动冷眼睥睨。

    他这副神情,分明就是这一秒她不同意下一秒就会付诸行动的样子。

    "给你三秒,一……"

    没等他说二,林清一个步子迈上台阶。

    不想再被强抱了,真的不想了。

    "穆总您好,欢迎您大驾光临,您昨天的预约我们已经做了安排,请进……"

    当迎宾帅哥迎上前来说出这番话,林清狠狠触动了一下,什么,昨天预约的……他们不是才领证三天。

    他早有预谋?

    穆西沉无视她的诧异反应,牵着她的手,直奔大厅。

    "如果真要用婚纱的话,用橱窗里面的那些就很好了……"林清被拖拽着,小声嘟哝。

    穆西沉不搭话,唇角冷然的携她步入大厅。

    就在这时候,站在婚纱面前的一对男女堪堪回头,和他们四目相对。

    正是孙媛媛和许之谦!

    孙媛媛在婚宴上吃了瘪,许之谦随后追出去,为了哄她便带她到巴黎世家来,对这里的不期而遇,同样意外。

    林清脑海中闪过四个字--冤家路窄。

    曾经许诺给她用仿版的许之谦却带孙媛媛来这里选正版,还被她撞见,心里头打翻了五味瓶,真不是个滋味。

    反握着男人的手,力度不由得剧烈加大,骨节泛白。

    穆西沉很明显的皱了皱眉。

    手被这女人捏疼了他倒不在乎,只是这女人的激动反应,让他烦躁不安。

    她还这么在乎许之谦?

    正愁找不到发泄出口的孙媛媛抿唇一笑,摇曳生姿的上前两步,将手矜持的放在胸前:"这么巧,林清,你也来这里选婚纱?"

    妩媚的眼睛闪着讶异,还有几分不屑。

    转而她笑容凝住,瞅了瞅旁边的穆西沉,恍然大悟般用一根手指按住红唇:"对哦,傍上大款当然麻雀飞枝头啦,我差点忘记了……"

    林清冷笑,老虎不发威,当老娘是hellok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