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3章我爱的人他不爱我

作品:褚少,离婚请签字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叶简安

    第3章我爱的人他不爱我

    我的爱人,他的爱人不是我。

    曾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多爱你。

    苏乔安觉得,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应该是他明知道自己多爱他,却选择视而不见。

    是了,她梦里梦外都有褚江辞。

    梦到初遇那年,他在篮球场上肆意挥霍青春的矫健身影。

    梦到他第一次跟自己开口说的话是,"你是苏乔安?是可柔的姐姐?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救救可柔?"

    可柔是谁?

    他那么焦急的找自己,那个人对他来说或许很重要。

    她不想看到自己暗恋的人那么苦闷,他应该是阳光的,开心的,脸上会有温暖的笑容。

    可柔是谁,她不管,她只想看到他的微笑。

    "好"她听见自己答应了那个近乎无厘头的请求。

    然后她看到了那个深深刻在脑海里的笑容,阳光熹微,树影斑驳,唯独那抹笑容铭记于心。

    ……

    "不准去!"那只骨瘦嶙峋沾满了血迹的手紧紧抓着她,赤红的双眼死死瞪着她,"我不许你去救那个女人的女儿!苏乔安!你要是去了,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死也不会瞑目!"

    ……

    梦境杂乱,不断转换。

    她梦见母亲死了,而她失约了。

    梦见结婚那天,她孤零零的站在教堂,对着空气说,"我愿意。"

    错了错了,也许…一开始就错了。

    她跟褚江辞绑死在一起,如同快要溺亡深海的旅人,拼命的挣扎想浮出水面,越是挣扎便越是淹没的快。

    空气稀薄,渐渐失去了力气。

    他们一直想往上游,只顾着跟对方厮杀,你来我往的过招,从没有想过要互相帮助,一起生存。

    夫妻本是共同体,而她跟褚江辞只会成为势不两立的敌人。

    --

    梦醒以后,苏乔安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荒芜的心底空落落的,还有点不安恐慌。

    今天都30号了,距离上次见褚江辞已经五天了,这五天内,褚江辞不改他风骚的毛病。

    每天都能在八卦杂志上看到他的花边新闻,起初,苏乔安会难过会自怨自艾,现在,她已经麻木了。

    早上八点,苏乔安已经洗漱完毕从公寓赶到了律所。

    她忙,很忙,非常忙。

    只有将自己忙的像个陀螺一样二十四小时连轴转,她才不会有空闲的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苏律师"

    "什么事?"苏乔安从案件文件中抬头,看向敲门进入办公室内的人。

    "外边有位先生找您?"

    "先生?"苏乔安皱眉,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我正忙着,没空见外人,也不接案子,推掉。"

    "可是……"

    "苏律师好大的架子。"人未到声先至,男人的嗓音清冽如山涧溪泉伶仃,言语中总藏着那么几分轻蔑和讥讽。

    苏乔安仰头看着,那人清癯的身影渐渐进入视线范围内。

    嗬,褚江辞。

    阔别几天,没想到褚江辞会亲自找上门来。

    她定了定心神,对助理说,"你先出去,把门带上。"

    "需要送咖啡进来吗?"

    "不需要,他不会久待。"

    "好的"助理恭顺的出去,顺便将门带上。

    褚江辞从听到她说自己不会久待后,幽暗的深眸掠过一抹异样,他看了苏乔安一眼,却见苏乔安已经重新开始工作了。

    将他晾在一边,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狭长凤眸微微眯起,眼里流转着危险暗色,"褚太太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吗?"

    "你不是客人,而且我也没有请你来。"她声线偏冷,说话时也没有抬头看过他一眼。

    "……"这个死女人!

    褚江辞皱起浓眉,迈开长腿过去,直接就坐到了她面前。

    "褚太太?"

    "别吵我"苏乔安颇为冷淡的睨了他一眼,"有什么事,十五分钟后再说。"

    十五分钟?

    苏乔安这是让他在这里干巴巴的坐着等她?

    他发现这个女人真是软硬不吃,如今是胆子越来越肥了!

    褚江辞满心不虞,刚欲开口,苏乔安就拨了电话出去,"胡总,我发现你提供给我的数据有点不对劲儿,您看明天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我会来您公司一趟,当面跟您谈。"

    ……

    苏乔安确实很忙,没功夫搭理他,褚江辞坐着等她,耐心几乎快被磨光。

    她还是老样子,头发一丝不苟的全部盘在脑后,戴着厚重的眼睛,穿着最老土的职业装。

    明明才二十几岁的年纪,愣是将自己活成了四十几岁的老女人模样。

    他看着正认真工作的女人,隐约记得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可是他又想不起来了苏乔安过去究竟是什么样子。

    褚江辞坐在这里等她,观摩了她很久。

    她烦躁的时候喜欢咬笔头或者指甲,盘起的头发松散了,一两缕额角的鬓发搭在小巧的脸颊旁,为她原本老气横秋的造型增添了一分柔美。

    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包括苏乔安摘下眼镜后的脸。

    "你找我什么事?"苏乔安终于是忙完了,她搁下了工作,直勾勾的看向桌对面坐着的似乎是在走神的男人。

    褚江辞回过神来,神色极为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自薄唇吐出两个字,"家宴"

    "今晚?"苏乔安愣了愣,翻看了日历。

    上面被画着圈的日期就是今天,她最近案子多,快忙疯了,所以根本不记得这回事儿了。

    她看了眼手表,现在是五点四十五分,褚江辞似乎是四点五十来的。

    他竟然在这里等了自己将近一个钟头?

    "怎么?你不想去?"

    "不是,我最近比较忙,忘了家宴的事,也没有准备礼物,距离家宴开始还有两个小时,我想我需要点时间去准备。"

    "不必了,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褚江辞冷冷凝视着她,然后起了身,"要能指望着你做什么事,只怕现在我已经被扫地出门了。"

    苏乔安难得没有跟他争论,因为这次确实是她的失误。

    "ok,那我们走吧!"苏乔安绕过了办公桌往外走,冷不丁被大力拽了回去。

    惶恐中,她只看见男人放大的俊脸渐渐逼仄过来,男人浅薄温热的气息渐渐的越来越近,在她的脸颊上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