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4章参加家宴

作品:褚少,离婚请签字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叶简安

    第4章参加家宴

    苏乔安听见胸腔下那颗平静已久仿佛已经枯死的心脏,现在正慢慢复苏,一下接着一下的有力搏动着。

    她近乎痴迷的看着越靠越近的脸,情不自禁的想伸手去触摸,可她不敢。

    褚江辞伸手在她脑后摸索到了那冰凉的东西,微微用力扯出来。

    青丝倾泻,柔柔披散在肩上。

    褚江辞黑眸潋滟过一抹惊讶,被他很好的遮掩住,他微微撤开了身说,"行了,走吧"

    "……"

    苏乔安站在原地,摸了摸被扯开的头发,左下胸腔内的心脏紊乱了节拍。

    她…还真是没用啊……

    只稍微靠近一点,就能心动不已。

    低垂的长睫敛去了眸中落寞,她迈开腿跟了出去。

    她本想自己开车回去,却被褚江辞拉上了车。

    车子越开越不对劲,苏乔安拧起蛾眉质问,"这不是去老宅的路,你要带我去哪儿?"

    褚江辞懒懒掀眸,看了一眼后视镜中披头散发的女人,"你打算这个鬼样子跟我回去?你不嫌弃丢人,我还嫌丢人。"

    "苏乔安,这段婚姻是你自己争取来的,那我麻烦你稍微收拾下自己,少在别人面前给我丢脸。"

    她没吭声,只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男人。

    褚江辞能知道什么?她初出茅庐的一个女人,没有自我保护能力,常常会遇到形形色色的委托人和被告人。

    她能做的就是将自己伪装起来,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被欺辱。

    褚江辞说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寄托在他身上,这话说的苏乔安想笑。

    她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手打拼的,一点一点的累积,才稳稳坐在了现在的位置上。

    而这一切,他这个作为丈夫的一无所知,因为他从不关心自己的死活。

    胡思乱想之际,车子停在了一家女装店门口。

    "下车"褚江辞冷声开口,率先下了车。

    苏乔安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女装沙龙,只能选择下车,跟随在褚江辞身后。

    "褚少"

    "嗯,帮她挑套礼服,好好装点。"褚江辞头也没回的跟店员说了句。

    店员的视线落在随后进来的苏乔安身上,稍稍打量,才恭敬回答,"好的,褚少,请您稍等片刻。"

    苏乔安靠近的时候,被店员拉着进了里边。

    一群人拿着衣服和鞋子在她身上比比划划,然后才确定了礼服,让她去试衣间换掉。

    如果不是因为家宴她作为褚太太必须要回去,她才懒得应付褚江辞,更别提是像现在跟木偶一样的被人拉扯来拉扯去了。

    换了衣服,又被按在了软椅里坐着。

    当那人来摘眼镜的时候,苏乔安捏住了对方的手腕,"不,别摘。"

    "小姐,褚少将您交给我们就是希望我们好好给您打扮,要是没让褚少满意,我们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们了。"

    清眸惺忪,苏乔安捏着对方手腕的手渐渐松了力道,垂落在腿上。

    她任由对方摘掉了厚重又老气的黑框眼镜,任由对方在自己的脸上鼓捣。

    屋外

    褚江辞正叠腿坐在沙发里,眼睑低垂,翻看着杂志。

    窗外斑驳的残阳余晖将他清峻的身影牢牢笼罩在其中,轮廓干净清晰的线条被勾勒的朦胧且模糊,眉眼也褪去了冷寒,显得温和了几分。

    "褚少,已经好了。"

    听到对方的话,褚江辞才掀眸,将视线从杂志上转移到那缓缓步入他视线的人身上。

    抹胸曳尾长裙,裙摆宽长。

    裙身长度却只到膝盖,露出了莹润笔直的小腿。

    掐腰设计的礼服恰好贴身,将姣好的身形勾勒的淋漓尽致。

    褚江辞深邃眼中掠过的惊艳,不单单只是因为衣服,而是因为平常被她掩藏在厚重黑框眼镜下的清妍小脸。

    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清水出芙蓉。

    他见过的女人不少,所以能分辨出对方是真材实料,还是靠着后天化妆。

    褚江辞只是没想到苏乔安的底子这么好,只稍微打扮下都能艳惊四座。

    他起了身靠近,细细打量着苏乔安。

    对苏乔安而言,她看到的只是个模糊的人影。

    她是重度近视,戴上厚重的黑框眼镜,一则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二则是因为她摘掉了眼镜就看不清东西。

    她隐约感受到了褚江辞的靠近,纤手紧紧攥着裙摆。

    对方一米八七的个子,自己只有168,穿上高跟鞋也不如对方,从气势上,褚江辞就完全碾压了她。

    "苏乔安?"他暧昧的挑起了垂落在苏乔安肩上的一缕青丝,"你看看你现在这模样,像不像是盛装以待等着客人拍卖的商品?你说今晚上会不会有男人看中你,将你买走呢?"

    她觉得自己的紧张完全是多余的,还以为会收到夸奖,没想到从他嘴里能听到的只有羞辱。

    苏乔安推了他一把,"还要回老宅见爸,我不想跟你吵架,你这么不想看见我,那就别来招惹我。"

    耳边传来一声冷嗤,"招惹你?你可别忘了是你先招惹我的,如果不是你跟你那个低贱的母亲办的好事,我也不用娶你。"

    "你够了!"苏乔安寒着一张小脸,"别左一句下贱,右一句低贱的!是!你跟姜可柔,你们都高贵无比,我这种人高攀不起,褚少爷,还有几个月我们的协议就到期了,到时候我们就能分道扬镳,你也不用跟我绑在一起了。"

    "再不能忍,也麻烦你忍完这几个月,我可没主动来惹你,是你有事找我帮忙,请你态度放好点,不然我可不能保证待会儿回了老宅,我不会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出点什么难听的话来!"

    还有几个月就到期…

    褚江辞愣了会儿,依稀记起了当初被逼婚的时候,他跟苏乔安签订的协议婚约合同。

    里边清楚的写明了,甲方跟乙方的婚姻只持续三年,三年后如果没有改变心意,那么他们的婚姻就自动解除,而乙方需要将名下所持有的股份悉数转让给甲方。

    快到了?这场噩梦般的折磨,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要走到尽头了?

    褚江辞丝毫没注意过条款的日期,没想到苏乔安会记得那么清楚,还是说…

    她早就预备着离开,巴不得早点脱身,所以才掰着手指一天天的倒数。

    不管苏乔安的心思是归咎于哪个原因,这都足以激起褚江辞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