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6章杀了她的心都有

作品:褚少,离婚请签字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叶简安

    第6章杀了她的心都有

    褚家家宴无论当天有什么要紧的事,都必须赶回来参加,这是家主订下的规矩。

    所以即便是褚江辞也得遵守,娶苏乔安不是他的本意,是因为他父亲硬塞给他,他才不得不娶了苏乔安。

    即便是这样,每到家宴,他就算再怎么不乐意也得将人带回来一同出席。

    共同出席不等于就要共同进退,褚江辞是不会跟着苏乔安面对这群牛鬼蛇神的,苏乔安只能独自面对。

    宋诚跟在苏乔安身边,时不时的会提醒她,眼前站着的人是谁。

    有宋诚帮助,苏乔安倒也没有失态。

    她没有强硬的娘家做靠山,冯曼丽当初就是嫌弃她这一点,觉得她太穷酸配不上褚江辞,也进不了褚家的门。

    连婆婆都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就更别指望褚家其他的人会对她和颜悦色了。

    最开始刚结婚,一到家宴,那对苏乔安来说就是个噩梦。

    冷嘲热讽是常有的事,别人看她的目光都让她感觉羞耻。

    所以她一有机会就立刻搬出了褚家,并且依靠着自己的努力才有了现在的位置,最起码现在褚家那些长舌妇不敢当着她的面议论了。

    "少奶奶,您需要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吗?"宋诚对苏乔安是真心疼惜的,不单单是因为褚世雄特别叮嘱过。

    苏乔安轻轻摇头,"不用了,爸什么时候会回来?"

    "老爷刚下飞机,估计还得等两个小时才能到家,要不…"宋诚想了想,提议道,"您先上楼休息会儿?"

    上楼?褚江辞在楼上休息,她这会儿上去不是平白找晦气吗?

    何况褚江辞的房间终日锁着,不许外人踏足。

    是的,她这个同床共枕的老婆在他心底也是外人。

    "少奶奶您不用担心,我已经单独给您收拾了一间房间,您可以放心进去休息。"宋诚知道褚江辞和苏乔安之间的疙瘩,所以早就预备好了房间。

    她在这也坐了一个多小时了,最近又因为案子复杂忙忙碌碌了好几天没休息,这会儿也有点累了。

    听到宋诚的解释,她没有再推脱宋诚的好意。

    宋诚是不能上楼的,楼下还需要他打点,他让佣人带着苏乔安去房间。

    "好,我来的时候会给你带你最喜欢的杏仁酥…"

    男人温柔的嗓音徐徐传进她耳里,脚步微顿。

    这声音属于谁,苏乔安心底很清楚,能让褚江辞这么温柔对待的人,也只有姜可柔了。

    苏乔安敛下眼睫,进而迈腿从他门前经过。

    "少奶奶,您在这里休息片刻,家宴开始了,我会上来叫您。"佣人恭敬的站在门口。

    进入到房内的苏乔安只嗯了声,反应淡淡。

    门声轻响,脚步声渐渐远离。

    她坐在床边,按了按酸疼的额角,她是人不是钢铁,连轴转了这么久也会累。

    就一会儿…躺下休息一小会儿应该没有关系……

    苏乔安这么想着,就脱掉了高跟鞋,和衣侧躺着,纤长的睫毛翕合着,于眼睑处投下浅浅剪影。

    "苏乔安,我真没想到你这么有心机。"褚江辞猩红着眼看着她,一字一句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亏得我还觉得亏待了你,一边答应我同意捐献,一边又缠着我家,想让我娶你!怎么?你是看上了褚家有钱,想扒着不放了?!"

    ……

    她没缠着褚家,事实上,她根本不知道褚家是干什么的,在她的世界里,没有这种概念。

    答应捐献的那天,她真的去了,正是因为她怕失约了,褚江辞会以为她是故意欺骗他们,哪怕苏蓉将她关在家里,她也想办法偷跑出来了。

    她没想过会因为这件事,让她永远失去了母亲。

    苏蓉到临死之前都不肯让她去,逼着她答应,她答应了,送去医院也晚了,苏蓉因为抢救无效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至于……

    至于跟褚江辞结婚,她真的不清楚原因。

    是当时褚世雄找来了,说一定会让褚江辞给她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

    不管是出自什么原因,她都失约了,褚江辞估计要杀了她的心都有,还结什么婚。

    从梦里惊醒,苏乔安手紧攥着被褥,她模模糊糊的看到床前坐了一个人。

    褚江辞神色淡漠的凝着她,没有错过她眼底的悔恨和戒备。

    悔恨?褚江辞眉梢轻佻,为刚刚从她眼中看到的情绪而好奇。

    见苏乔安还愣着不动,他开口,嗓音温漠,"爸回来了,指名让你下去。"

    听到褚江辞的声音后,苏乔安才回到了现实。

    她点点头,撑着坐起了身。

    褚江辞就是出于褚世雄要见苏乔安才来喊她,她醒了,褚江辞就起了身,连停都没停一下。

    苏乔安穿好鞋,尽量的摸索着往前。

    深度近视就跟半个瞎子一样,她看东西太模糊了,还有重影,所以辨不清虚实。

    下楼的时候踩空了一阶,身子往前倾倒,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疼痛的到来。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需要男人来填补你?"

    "……"

    苏乔安一怔,睁开眼,眼底的慌乱一掠而过,她站好后,捋了捋耳边鬓发,"你没听过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就许你褚少找嫩模,不许我找男人解决生理需求?"

    微凉的指尖拂过嫩唇,他捏着苏乔安的下巴,看到苏乔安吃疼蹙眉,褚江辞眼底的阴郁才散开了些许。

    耳边传来男人森冷讥讽的话,"婊子就是婊子,穿上了衣服也掩盖不住骨子里的骚气。"

    手捏着拳,指甲抵着掌心软肉,传来阵阵痛意才惊醒了苏乔安。

    她扬唇明媚一笑,"是啊,那褚少您可千万当心着点,说不定哪天你就被婊子给玩死了!"

    苏乔安下楼的时候,还不忘怼他一句,"你别忘了,我是婊子,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娶了婊子当老婆的男人,能是什么好东西?你仔细着点,说不定哪天你头上就能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了!"

    她缓步下楼,也不管褚江辞是不是被她的话刺激到了,反正他们两个人之间就没有好好相处的时候,褚江辞拿话侮辱她,以前她可能还会伤心,现在…她不痛快,那褚江辞也别想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