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9章男人这东西,别看得太重

作品:褚少,离婚请签字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叶简安

    第9章男人这东西,别看得太重

    有安全带的缓冲,这样突兀的紧急刹车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褚江辞眸色墨黑,凝聚了怒气。

    刚欲开口,看到苏乔安脸色惨白的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还没出口的话便堵在了喉咙。

    褚江辞手勾着那绳结,绳穗浮动。

    他问,"你的?"

    "……"苏乔安一反常态,没有开口。

    褚江辞微微眯起细长凤眸,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似乎是想要探寻出那么一丝蛛丝马迹来。

    她久不开口说话,褚江辞顿时失了兴趣,将东西扔还给了她,嗓音沉冷透着浓浓不耐,"快点开车。"

    苏乔安沉默不语的垂眸,许久,她才将砸在身上的东西收好重新驱动车子。

    他果真是不记得了,也对…褚江辞能记得什么?跟自己有关的事,他巴不得忘的彻彻底底。

    驱车回市区的路上,两人均缄默不语。

    回了市区后,苏乔安寻了个地铁站的入口将车子停下,让褚江辞下车。

    褚江辞被她气的不轻,摔了车门离开。

    她愣了会儿,目光流转,落在车窗外渐行渐远的背影身上,鼻尖蓦然一酸。

    苏乔安也知道褚江辞是个什么态度,她当初也是抱着一丝侥幸,包括刚刚,褚江辞将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她很害怕,更多的是紧张,她在等着褚江辞的反应,

    可惜……

    素手攥紧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心不断往下沉沦。

    终归是她奢求了,他并不记得那东西,也不记得跟这个相关的自己。

    重新开车离开的时候,苏乔安并没有注意到车窗外原本走远的人停了脚步。

    褚江辞一回头,看到苏乔安开车扬长而去,心口闷堵,郁结着一口气无处舒展。

    俊脸阴沉下来,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闷着口气独自站了会儿,他才让助理过来接自己。

    --

    苏乔安是很忙,她只能让自己比褚江辞更加忙碌,省得空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伤春悲秋。

    她的忙碌是为了逃避,褚江辞的忙碌也是为了逃避。

    都本能的去避开对方,躲避这座由婚姻奠基的牢笼。

    岑川再大也大不过天,何况上流社会的社交圈子就这么大,一点破事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传遍。

    她被m.g聘请成了法律顾问,不可避免会有应酬。

    m.g的创始人是个女人,在圈内素有铁血女强人之称,做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杀伐果决,比起男人来不逊色分毫。

    她的私人生活也十分精彩,虽然结了婚,但这也阻止不了她追求自由的脚步。

    她跟她老公处于分居状态,都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苏律师,你别神经崩的这么紧,也别这么严肃,都是出来玩,放松点。"葛文静看苏乔安从跟着自己进了夜色后就绷紧着脊梁,冷着一张脸就好笑。

    苏乔安抿唇,没有出声。

    应酬是十之八九常有的事,不过她还是不怎么习惯到这种声色场所来。

    葛文静年过四十,风韵犹存,脸上虽然有了皱纹却不影响到她的娇媚,那是一种被岁月沉淀后的成熟妩媚,风骨自成。

    她常常会游走在这种场所,玩男人玩的比男人玩女人还凶。

    虽敬佩葛文静的处事方法和待人接物的态度,但私生活这一点,苏乔安是没法做到跟她一样的。

    "去,好好招待招待我们的苏大律师。"葛文静推了一把依偎在她身边的俊秀男人,朝着苏乔安坐的地方扬了扬下巴。

    比起跟一个半老徐娘惺惺作态,他当然更加乐意去伺候一个年轻的,虽然她看起来也不怎么样,打扮的跟个老姑婆一样。

    "苏律师~"他起身坐到了苏乔安身边,明明是个男儿身偏偏要捏着嗓子说话,苏乔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汗毛倒竖。

    男人一靠近,身上的脂粉味扑面而来,苏乔安微微蹙起弯弯柳眉。

    "苏律师,我敬您一杯吧!"

    递到面前的酒,她不接也不是,接也不是。

    看了眼葛文静,叫她涂着艳红唇彩的嘴微微上挑,似笑非笑的凝着自己,苏乔安把心一横,接过了酒,仰头一口饮尽。

    葛文静笑言,"苏律师好酒量啊!"

    苏乔安微微扯唇笑了笑,"葛总见笑了。"

    "我说苏律师,来这种地方玩就得放开了手脚,你这么束手束脚的,莫不是怕你老公来找你?"葛文静一开腔,跟着来的其他阔太太也笑了起来。

    苏乔安结婚的事不是个秘密,因为她时时刻刻都会戴着婚戒,神秘的只不过是她结婚的对象罢了。

    闻言,苏乔安心底泛起了微微苦涩,褚江辞啊?他会因为担心来找自己才有鬼了!

    葛文静是个人精,能占据一席之地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主,一看苏乔安细微的表情变化就知道她们的苏大律师婚姻也不幸福。

    幸福?葛文静讥讽的笑着,这个东西在这个圈子里得到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点。

    各玩各的是常态,只要维持着表面婚姻光鲜亮丽,背地里有多阴暗腐烂,根本没人在乎。

    "苏律师,男人这东西你也别看的太重了,你看看你,有能力又会赚钱,还怕没人要不成?"葛文静说的是真心话,换做平常人,她是懒得开口的。

    苏乔安合她胃口,骨子里那股倔强不舒服的劲儿,很像过去的她。

    "葛总,喝酒吧"苏乔安不想提起自己的婚姻,更不想提起褚江辞。

    葛文静眯着眼看她,似是在打量她,"我们在座的哪个不是跟你一样?一开始抱着想要跟对方好好过日子的念头,结果呢?那些臭男人只会更加得寸进尺,我们女人应该要活得更加洒脱,离了男人能活得更加精彩,你还年轻,想不通也正常,等你年纪大了就能明白了,男人算个屁!婚姻不过就是一张纸,没什么用。"

    苏乔安一句话都没说只一个劲的喝酒,想浇灭心头窜动的火苗,冲熄心底的不安,借着酒水来填补心底空缺的那一块。

    哦,原来…她也是会寂寞的啊……

    苏乔安脑袋昏昏沉沉的,眼前的人影耸动,恍恍惚惚间,她似乎看到了褚江辞。

    褚江辞?不,他才不会来,结婚这么久,他就没管过自己死活,思及此,苏乔安嗤笑了一声,分不清是自嘲居多还是悲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