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18章我同意你提的条件

作品:褚少,离婚请签字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叶简安

    第18章我同意你提的条件

    褚江辞?这个瘟神来干什么?

    苏乔安眉心紧蹙,站在原地未动,遥遥望着距离自己仅仅只有几步路的褚江辞。

    男人以闲散姿态倚靠在路灯旁,似笑非笑的凝望着她。

    他站直了身,身姿颀长挺拔,如松柏苍虬有力。

    "有事?"苏乔安态度冷淡的询问了一句。

    换来的只是对方更加讥嘲的话,"我还当你最近吵着闹着要跟我离婚是想通了,如今看来你是因为找到了下家才想着要离婚吧?"

    "我不想跟你吵架,你来找我要是就只有这么无聊的事,那请回吧!"她可一点都不想跟褚江辞纠缠下去,谁知道最后他会不会又发疯想杀了自己。

    苏乔安将视线从他身上挪开,迈开步子往里走。

    "我同意了。"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话,苏乔安脚步一顿,回眸看他,眼底满是疑惑。

    "我同意你提的条件,你跟我去医院移植,我会给你离婚协议书,等价交换。"褚江辞眉眼凉薄,黝黑的眼底凝聚着无法窥探的沉暗郁色。

    他很烦,这种烦闷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他。

    起初他以为自己的烦躁是因为觉得对不起可儿,他去医院看姜可柔,看到她现在瘦的就跟骷髅架子一样,心底也不好受。

    姜可柔哭,他心如刀割,每滴泪都仿佛落在他心上,砸下了一个大坑。

    他瞒着可柔自己跟苏乔安结婚的事,也不许任何外人去打扰她。

    从主治医师那里知道了姜可柔的情况后,褚江辞更加焦躁。

    肾源…肾源…

    这几年,他一直在找合适匹配的肾源,可是无一例外,即便是有愿意捐献的,最后的匹配结果都会令人失望。

    老天就像在跟他开玩笑一样,兜兜转转了一圈,他还得来找苏乔安。

    哪怕她当初耍了自己,哪怕她利用这个逼着自己娶了她,自己也还得来找她。

    因为姜可柔的情况很不好,她拖不下去了,现在刻不容缓的事就是尽快安排移植手术。

    只有苏乔安有那颗肾,只有她可以救可儿。

    所以他来了,为了可儿,他可以暂时放下自己的自尊和骄傲。

    苏乔安脑子是懵的,耳边嗡嗡的响着。

    僵硬且呆滞的抬起了头,眸色涣散,她看着褚江辞,原本迷蒙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明,极为复杂的深深看了他一眼。

    明明是她如今最想要的结果,也早就做好了打算,为何真的到了这一刻,她心底反而会觉得失落,觉得难过呢?

    心脏很空,好像有人生生挖走了一块肉,明明疼,又不能示弱。

    苦涩灌了喉,苏乔安几欲开口都没法子张开嘴。

    许久,她才像是平息了心底的狂潮,"好,你同意了最好。"

    他同意了多好,以后他们两人再无瓜葛,她也不用继续受折磨了。

    一颗肾换余生安宁,很好,很划算。

    苏乔安迫着自己笑,她并不知道自己强撑起来的笑容有多难看。

    褚江辞还以为只要为可儿争取到了生存的机会,让苏乔安这个寡情薄义的女人答应了救可儿,他心底盘踞着的焦躁和烦闷就会渐渐被驱散。

    可是他真的说出口了又觉得更加烦躁,尤其是看到苏乔安那笑比哭还难看的模样时,那股烦躁之意更甚,他现在暴躁的想杀人。

    "我希望你这次能遵守约定,两天后去医院做检查,等到你进手术室的时候,我会将你想要的东西给你。"褚江辞冷漠的开口。

    苏乔安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过去的。"

    虽说也只剩下几个月合同就到期了,但是那东西有用还是没用,全凭褚江辞一张嘴。

    她比不过权势滔天的褚江辞,只要他不肯,这婚就离不了。

    这也就是也什么这段时间她会主动去和褚江辞提条件的原因,依着她对褚江辞的了解,等合约时间到了,他也肯定不会离婚。

    当然,他不肯离婚不是因为爱,是因为他太厌恶自己了,他巴不得自己每天都活在地狱里,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折磨自己的机会呢?

    也好,总归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苏乔安觉得自己应该要咧嘴微笑的。

    只要移植后,他们就再没有瓜葛,就当是她填补了心底对当年失约的亏欠吧!

    她这么冷静的面对,令褚江辞很不爽。

    怎么?要跟他离婚就这么高兴?还是说,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自己离婚好投入到刚刚那个在车上的男人怀里?

    果然是犯贱,离了男人就一刻都活不了。

    "你如果没有其他的事要说的话,那恕不远送了。"苏乔安已经下了逐客令。

    她眼看着褚江辞冷着脸,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那一瞬间,脸上强撑着的笑容就撑不住了,垮了下来。

    两颊的肌肉泛酸,要是褚江辞再不走,说不定自己就会在他面前失态。

    回到冷清的屋子里,苏乔安坐在书桌边发呆。

    两天啊…

    两天后,她就要去医院做检查,等着医生的安排,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术了她就得进手术台。

    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的中年女人笑容温柔又娴静,搂着中年女人的女孩笑得肆意又明媚。

    那个时候,她们都过得很快乐。

    撑过了一段苦日子,尽管那种方法难以启齿,但是她们撑过来了!不是吗?

    她们还活着就是好事,那时,苏乔安总想着长大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她不希望再让自己的母亲被人看不起,被人指指点点。

    还没来得及实现的未来,最后终结在自己愚蠢又盲目的感情上。

    要是她那天没有不听话的从窗户爬下去,妄想偷跑去医院,母亲也不会为了追她而出事。

    死之前,她不肯让自己去医院,弥留之际,她还逼着自己同意。

    苏乔安抹了一把眼角的湿润,声线微颤,"对不起,妈,是女儿不孝,我要违背对您的承诺了…"

    她必须要去,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结束了他们荒唐的关系,她已经撑不下去了,也不想要再继续过着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