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二十章 我说不行就不行

作品:秘密鲜妻:霸宠一百次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焰火

    第二十章 我说不行就不行

    拿他跟江哲言比?该死的女人,竟敢拿他跟那个混蛋比,苏南音,你死定了!

    "苏南音,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那我今天就彻底流氓一次给你看看,让你看看到底是江哲言那个流氓厉害,还是我这个流氓厉害!"

    说完,傅子默堵上了她的唇,仍由她如何挣扎也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傅子默粗暴地撕碎了她身上的衣服。

    "苏南音,你竟敢拿我跟江哲言比,你知不知道你错了,嗯!"

    他的动作毫不停息,让苏南音心碎。

    她想象中的画面不是这样的,不是!

    泪水再一次滑进脖颈根。傅子默看见了那一滴泪,低头吻去。咸咸的,她的泪!

    "傅子默,我恨你!"苏南音丢下这句话,闭上了眼睛侧过头去。

    傅子默浑身一怔。突然伸手钳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

    "苏南音,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眼里的寒气,冰冷刺骨。

    "傅子默,我恨你。"苏南音泪眼迷蒙地看着他,满是幽怨。

    手固定着她的整张脸,对视着那双眼睛,傅子默霸道地命令着:"不许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为什么不行?我是人,我可以爱,可以恨,于你何干!"

    傅子默看着身下的苏南音,猛地低下头去,狠狠地咬住她殷红的薄唇,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的眼睛说:"我说不行就不行!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许久,傅子默整理好自己后,侧过头,凝目看着床上蜷缩着的南音,说道:"你最好记住我的话,苏南音!"

    傅子默说完,转身离开了这间破旧的小屋。

    苏南音听到关门声,心都碎了。

    "是该结束了!"南音自言自语。

    苏南音起来,换好衣服,她想好好地清洗自己。

    傅思雪看见傅子默又带回了苏南音,心里更加憎恨这个女人,她发誓,一定要让苏南音得道惩罚。

    想起自己在苏南音面前一提江哲言,苏南音就浑身颤抖,看来江哲言对苏南音来说就是一个噩梦,她想让这个噩梦一直跟着她,一辈子跟着她,让她今生受尽折磨。

    傅思雪独自一人笑了起来,那笑声阴森恐怖,让人毛骨悚然。

    能让苏南音受到折磨,傅思雪就无比开心。

    她双手紧紧地抓住自己毫无知觉的腿,阴森地脸上,露出一股杀气。

    傅思雪考虑再三后,傅思雪想起了一个人----江薇莲

    她拿起电话,将电话打了出去。

    "薇莲姐姐,我是思雪。"傅思雪偷偷地打给了江薇莲。

    她知道江薇莲一直喜欢哥哥,也许,这一次,江薇莲还能有帮助。

    相对于苏南音和江薇莲,思雪更希望哥哥和江薇莲在一起。

    接到电话的江薇莲,推掉后面所有事情,开着那辆耀眼的紫色超跑,来到了傅家。

    傅思雪热情地招呼着:"薇莲姐,你来了。"

    江薇莲满脸应酬式的微笑,抱了抱傅思雪:"思雪,身体还好吗?"

    两人寒暄几句后,思雪立刻拉着江薇莲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像是怕别人听见什么一样神秘。过了很久,两人才出了房间。

    没人知道两个人在房间密谋什么!

    苏南音在小屋,听见那不熟悉的车子声音,揭开窗帘向外边看了看,看见了那个女人。

    "那不是江薇莲吗?她怎么会来傅家,况且傅子默不在家里?"

    苏南音有些不解,思雪跟江薇莲在干什么?

    一种不安的情绪莫名袭来!

    看来,傅思雪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自己好过的。

    一丝悲凉涌上心头,那些一无所知的仇恨,那些被强加于身上的罪责,她苏南音如何去解释,去申辩?

    苏南音不想去想那些事情,低头认真地画着她的画。

    只有画画时,自己能静下来,平静如湖水,不起波澜。

    时间在她的画笔下过的很快,她竟然忘记了午饭时间,现在的苏南音,早已不是以前的苏小姐,而是傅家的仇人,在傅家,除了刘叔,也几乎没人能记起她的存在。

    这一定是傅子默交代的吧

    傅子默,你到底还是会狠心对我!

    苏南音心灰意冷。

    苏南音从窗子望出去,正看到正厅那边客厅偌大的落地窗,窗帘敞开着,没有人。

    苏南音告诫自己,以后这样的日子很平常,别再患得患失了。

    突然,一阵车子的轰鸣声响起,急促而张狂,

    傅子默回来了!

    南音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大门口,心还是会怦怦地跳动。她控制不了!

    傅子默一脸沉重,怒气冲冲地进了屋里,苏南音赶紧放下窗帘,躲在了那布帘之后。

    她以为,多一层布帘,就能阻隔自己想他,阻隔自己对他无法磨灭的爱!

    可事实告诉她,这些都是徒劳。

    傅子默已经深深地在她心里扎了根,发了芽。

    苏南音听到正厅那边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定时东西掉在了地上,然后是傅子默咆哮的吼着什么,太远,她听不清。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傅子默很少会在家里发这么大火的,苏南音还是忍不住担心。

    苏南音仔细地听,才听到了,傅子默和傅思雪在吵架。

    声音忽远忽近的。

    "傅思雪,我告诉过你,不要私自做主!"

    "哥哥,你别忘了,江哲言当初跟你是有协议的,你已经把苏南音许给了江哲言,他们是有婚约的!上一次你带走苏南音,江少爷就没跟你计较,要是这一次你还执迷不悟,一意孤行,江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婚约?江哲言?难怪下午傅思雪会约江薇莲来家里,怕就是为这事吧!

    傅思雪!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别管了,以后我的事情不要你管,否则,别怪我这个当哥哥的翻脸。"

    "哥,你要是不把苏南音嫁给江哲言,傅家和江家的所有生意都会终止,你自己看着办吧,而且,到时候理亏的还是我们傅家,你难道忘了苏南音是我们仇人的女儿吗?你忘记了父母和弟弟是谁害死的吗?哥,你是不是非要看着我也去和爸爸妈妈团聚你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