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十章 五子棋大战

作品:农家有女要美丽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来盘土豆丝儿

    “没什么。”

    颜思枫不想跟狄望解释,低头垂眸把玩着手里凌乱的线团,再也不说话。

    狄望有些尴尬,僵硬地转身,把地下的铺盖卷摊平,无声地躺了上去,思绪却仿佛成了颜思枫手里攥着的线团,愈理愈乱。

    狄望本以为颜思枫只是借住在狄家,如同客人一般的存在。却不想今日听到颜思枫和狄纯的对话,心里竟有种难以言表的滋味。他本找狄纯想问个清楚,但碍于颜思枫在跟前,他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只能把满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闭上双眸,狄望却能清晰的看见颜思枫下午回来的样貌,心跳不由漏了一拍。

    狄望如同摊煎饼一般,瞪大眼睛在地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原本倒头就睡得他,今日竟然觉得浑身不自在,甚至感觉身下得土地坚硬无比,硌的他睡不着觉。

    挣扎半晌,狄望轻手轻脚地转过身,假寐一般地看向炕上得颜思枫,直到确定她是闭着眼睛,这才放心大胆地睁眼注视着她。

    许是累了得缘故,颜思枫睡着时还轻蹙着眉心,卷曲纤长得睫毛不时地抖动着,唇角不自觉地微微向上,似乎还能捕捉到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看着颜思枫的狄望,一向冷漠森凉地眸色也渐渐变得柔软起来,唇边甚至也不由自主地漾起一抹浅笑。

    颜思枫并未安寝,只是闭着眼睛在想着她钟意的男明星们,脑子里编造出与男神邂逅的种种情景,脸上的表情才会生动异常。

    狄望看的入神,却不知颜思枫根本没有睡着,看见她猛然睁开眼睛,两人四眸对望,当下就尴尬得涨红了脸,立刻转了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颜思枫显然也吓了一跳,出了一身冷汗——难道狄望每晚都这样悄无声息地看着自己?

    细细思索方才狄望的表情,颜思枫这才发现,狄望原本凌厉冷峻的脸上竟多了一抹从未见过的温柔,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不苟言笑的霸道总裁,突然对平淡无奇地女主宠溺起来一样。

    只可惜狄望是个钢铁直男,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冤枉人,除了空有百发百中的箭法以外什么也不会。

    这样的人,颜思枫就算贪慕他的容貌,也不愿和这样没有情调的人在一起。

    颜思枫有些惋惜地撇了撇嘴,也悄无声息地翻身睡觉。

    再醒来时,外面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氤氲的水汽一阵阵地飘进房内,如同喝了带冰沙的橘子汽水一样舒爽。

    生在这个年代只能靠天吃饭,这天气没有办法去打猎,也没有办法采菌菇,三个人坐在房内大眼瞪小眼,颜思枫一想到昨晚被撞破的对视,就觉得气氛尤为尴尬。

    这种天气,要是能叫个火锅外卖,再打开一部老电影,舒舒服服窝在家里看电视,吃火锅该有多好。颜思枫心里憋屈,想找个消遣的项目打发时光。

    “那个……”

    颜思枫清了清嗓,斜眼看了看身边的两兄弟,开口问了一句,“你们会不会下五子棋……”

    “五子棋,是什么东西?”

    不等狄望开口,狄纯便放下绣活,一脸疑惑地看着颜思枫。

    显然,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就是一种棋,”

    颜思枫左右看看,在身后拿起一张四四方方的白布,用狄纯勾线用的墨石画了横竖相当的网格当作棋盘,平铺在了梨木箱子上,又从地下抓起一把桃核,从笸箩里挑了一把纽扣大小的菌菇干,耐心地给狄纯,“这个桃核暂且算作白子,菌菇干唤作黑子,把他们放在网格的交汇处,哪个颜色的子先连成五子连线,就是赢家,你听明白了吗?”

    狄纯看着颜思枫手口并用,一边讲着,一边在棋盘上演示着走法,虽然心里并没有明白,却还是迷迷糊糊地就点了头。

    “那我们来一局,你先走。”

    颜思枫朝狄纯勾了勾下巴,示意他先来。

    狄纯有些紧张,看了看一旁无动于衷,双唇紧抿地狄望,也只好紧张地落了子。

    三两局下来,狄纯总算是弄明白了五子棋的走法,和颜思枫的对局也越来越顺畅起来。

    “你能不能快一点,磨磨唧唧跟个女人一样。”

    看着狄纯举步维艰,颜思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催促着狄纯快点落子。

    “催什么,我这不是正看着呢。”

    狄纯被颜思枫嘲讽的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暂且放下了手里的棋子,“该你了。”

    “我又赢了。”

    颜思枫不顾形象地笑了起来,一只手指着满脸懊恼的狄纯,“我还以为你会走多妙的一步棋呢,谁知你居然还送人头。”

    “这步不算,我不走这里了。”

    狄纯不懂送人头是什么意思,也懒得问颜思枫,抬手重新拿起方才放下的棋子,想重新走一步。

    “干什么,落子无悔。”

    颜思枫一把按住狄纯的手,从他手里硬扣回本要被狄纯移开的棋子,嘴里嘟囔着,“哪还有悔棋一说呢,真是小气。”

    “你这人怎么这样。”

    狄纯输了棋,有些不甘心,试着和颜思枫讨价还价,“我是第一次玩,你就不能让让我吗。”

    “不行。”

    颜思枫一口回绝,伶牙俐齿地反击狄纯,“大丈夫还一言九鼎呢,你若承认自己不是大丈夫,我就允你悔一次棋。”

    “我来和你下一局。”

    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狄望开了口,把方才下完的残局收拾利索,淡淡地抬眸,对颜思枫说了一句。

    “你?你会玩吗?”

    颜思枫有些怀疑地看了看狄望,“我可不想再讲一遍怎么玩了。”

    狄望不知可否,信手拈了一个桃仁就放在棋盘上,剑眉微挑,“该你了。”

    谁怕谁。

    颜思枫也不推辞,心里丝毫没有把眼前的两人放在眼里,也便和狄望开局下棋。

    “你输了。”

    还没等颜思枫反应,就听见狄望的声音从头顶冷冷传来,一只手指在棋盘上空划了一道,“斜子,五个。”

    “这局我故意让你的,再来。”

    颜思枫颜面有些挂不住,才把徒弟领进门,怎么能这么快就饿死师傅。

    一连几局,颜思枫都惨败在狄望的阵法之下,无论是她怎么设防,狄望都能轻而易举地突破防线,冷不防地就连成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