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20章:……我们要个孩子

作品:旧人可安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一夜盛夏

    李十安有些迟疑的接过,放在鼻尖边嗅了下:"清冽醇厚,香味悠远,好茶。"

    纪婉儿笑了笑,示意她品一品。

    李十安拗不过,只好抿了一口。

    纪婉儿:"这茶要多喝两口,才能真正品出里面的滋味。"

    李十安佯装不经意的,视线扫了一眼纪秋白,见他低头喝了两口后,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心道:多半是自己在胡思乱想了,同样的茶,纪婉儿就是想要耍什么手段,也不可能不顾及自己的亲弟弟。

    思及此,顾虑稍减,她便又低头喝了一口。

    "对了,妈,刚才被这么一打断,忘了说,今晚……遇深会来家里做客。"纪婉儿挽着纪母的手臂,带着小女儿娇羞的说道。

    纪母原本不善的脸色,因为她这句话而多云转晴,"你看看你这丫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现在才说。"

    纪婉儿:"现在说也不迟,遇深说了就跟平常一样就好,不用特意跟你们提。"

    "话是这么说,但他第一次来家里,总不能少了礼数。"纪母说道。

    母女两人有说有笑,连带着纪秋白也会插上两句话,看上去其乐融融,李十安这个被排除在外的外人,只好识趣的离开。

    在李十安回房间后,一向鲜少过问两人感情的纪婉儿,一反常态的对着纪秋白说道:"秋白,你不去陪陪十安?跟你同期结婚的,人家都有孩子了,你不是很喜欢小孩儿?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玩,这有些事情还是宜早不宜迟,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心就定下来了……"

    纪秋白眸光一顿,"……你知道些什么?"

    纪婉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漫不经心道:"没什么,只是,十安那么漂亮,你身为丈夫还是需要些危机感。"

    纪秋白闻言还没有说话,纪母就先变了脸色:"我们纪家养着她,她还敢在外面胡来?!"

    对此,纪婉儿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纪秋白起身,上了楼。

    卧室内,李十安正拿着笔记本处理着一笔订单上的问题,慢慢的就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她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将笔记本放在一边,想要下楼倒杯水喝。

    房门不期然的被人从外面推开。

    纪秋白看着她略带潮红的面颊,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孙慧平和纪婉儿似有若无的话,眼神沉了沉。

    她难道真的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跟别的男人勾搭?

    这个想法的冒出,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扯了扯领口的领带,"……我们要个孩子。"

    李十安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话骇住,"纪秋白,你又在发什么疯?"

    "……十安,那么多年了,我们也该要个孩子了……"他每靠近一步,李十安就后退一步。

    直到后背抵在桌脚,退无可退。

    "撕拉"是衣服破碎的声音。

    就算是李十安再如何的想要强装镇定,在这种情况下也变了脸色,"纪秋白,你说过,不会再强迫我!"

    "强迫?我们是夫妻,这是你应该履行的义务,不是么?"他手掌掰着她的面颊,不让她闪躲。

    李十安是真的慌了,失了冷静,张口就道:"外面那么多女人,还满足不了你吗?!随便你想要找什么样的女人,我都可以……"

    "可以当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可以帮我处理麻烦?!"扣着她的长发,逼她仰着头跟他对视,纪秋白的眼睛带着嘲弄的赤红,"这么多年了,我的耐心早就用尽了,我姐说的对,等我们有了孩子,有了孩子以后,你的心才会真的定下来,而不是还满脑子装着一个早几年说不定就死了的废物!!"

    "不,不要……"

    楼上发出东西滚落的声音,正在品茶的林遇深听到,"这是怎么了?"

    纪婉儿不在意的说道:"可能是佣人在打扫房间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什么东西。"

    纪母见此,对着一旁的佣人使了个眼色,让她上去看看。

    佣人上楼后,三人继续聊天。

    "妈,爸如果公司不是很忙的话,不如……就趁着今天跟遇深见上一面?"纪婉儿依偎在林遇深的身边,"遇深这一次还专门给你们带了礼物。"

    提到纪父,纪母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说得对,是该见上一面,我这就去打个电话问问……"

    林遇深不动声色的将纪母脸上的神情看在眼底,饮茶的时候,唇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夫人,是少爷和少奶奶正在……"佣人走过来,趴在纪母的耳边悄声的说道。

    纪母咬牙:"这个小浪蹄子真是一刻都不消停,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之后,竟然就开始……"话说到一半,似乎是意识到在场的还有外人,纪母硬生生的就把话给咽了下去。

    林遇深听到了些细枝末节,眸光朝着楼上瞥了瞥。

    纪婉儿略带些羞愧的对着他说道:"遇深,让你看笑话了,这两人实在是太胡闹了,就算是……就算是情难抑制,也不应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这话,无疑是在肯定他心中的猜测。

    林遇深收回眼眸,转动了下左手的戒环:"噢?上一次看到两人独特的相处模式,还以为感情不好……看来外界的传闻,实在不能尽信。"

    纪婉儿:"这夫妻两个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有些小打小闹很正常,不是吗?"

    林遇深勾了勾唇角。

    在纪母给纪父打电话的时间,林遇深从怀里掏出一精致的丝绒盒放到纪婉儿的手上:"来的时候碰巧看到的,很配你。"

    纪婉儿欣喜的打开,是一条复古的手链,很是精致。

    "谢谢,我很喜欢。"

    林遇深给她戴上,"听说纪伯父藏书丰富,不知道婉儿方不方便,带我去看看?"

    纪婉儿有些迟疑,林遇深却已经站起了身。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楼,其中一间的房门忽然打开,里面跌跌撞撞的跑出来一道衣衫不整的身影,直直的就撞到了林遇深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