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无价,父女互掐

作品:倾城巫女:帝君放开我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妃同一般:炎妃倾天下

    次日,柳影一大早就来看望琦灵,却被琦灵的状态吓了一跳。

    “江小姐,你是哪里不舒服么?”

    琦灵看向柳影,想到昨天,脸有些微红。然后索性躺下来,把被子盖在头上。

    ???

    “柳影,本君带老家伙来看江小姐了。”

    凰九卿和冰无尘一起走了进来,凰九卿见琦灵用被子蒙头就觉得她应该还没有醒,随即对冰无尘说道:“人家姑娘还没有醒,我们还是晚点再来看望吧。”

    可冰无尘明显看到被子动了一下,便说道:“本君要看看你们口中的江小姐到底伤到何种地步了,才能更好地寻药治疗,不然本君才不会到医庐看望一名女子。”

    呵呵。

    说谎话的家伙!

    “江小姐你快起来吧,冰凰帝君可是专门为了你的伤势来医庐的。”

    柳影压低声音说道,被子里的琦灵翻了个白眼。

    什么为了她的伤势,冰无尘那家伙早就知道自己根本没事!

    琦灵从被子里伸出手抓住柳影的手腕,柳影一愣,然后顿觉自己心里无端有寒气冒出。

    奇怪?

    “告诉他们我不舒服,谁都不愿意见。”

    “这……”

    柳影有些为难。

    “既然江小姐醒着,九卿和柳影退下,本君有事要和江小姐单独说话。”

    “什么话还要单独说?老家伙……好吧,我走。”

    凰九卿看见冰无尘的眼神就怂了,柳影虽然担心琦灵,但帝君的命令他也无法违抗,只能与凰九卿一起站在医庐外。

    “你还蒙着头到什么时候?不就是一个吻么?大不了你可以吻回来。”

    “什么叫不就是一个吻!”

    琦灵一下子坐了起来,面红耳赤地说道:“这是我第一个吻,初吻对于女子是很重要的好么!!”

    “本君还是头一次听说。”

    冰无尘虽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内心却是无比的开心,开心地简直要放鞭炮庆祝了。

    “你把我幼崽还来,以后别来医庐。”

    冰无尘闻言,眉毛一挑。

    想跟他撇清关系?窗户都没有!

    冰无尘从空间里拎出小脑斧,琦灵?见小脑斧圆滚滚的肚子,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这灵兽吃了本君的上品灵药,没给本君留一点,你说怎么办?”

    上品灵药?!!

    “几阶?”

    冰无尘“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道:“二三阶的也有,一阶的也有,五六阶的好像比较多。”

    “什么?!!”

    琦灵被吓得声音都变了调。

    她激动地抓住冰无尘胸前的衣服,恶狠狠地说道:“那么珍贵的灵药你为什么不保存好?!”

    “本君哪里知道这只幼崽这么能吃,不过是一个晚上而已,就吃去了这么多的灵药。”

    因为琦灵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七金虎幼崽吃掉大量灵药的事情上,冰无尘抱着她腰的事她都没有注意,?直到冰无尘将她压向他时,她才察觉到。

    “你挨我那么近做什么?!放开!!”

    “腰很纤细,摸着很舒服。”

    简直不要太契合。

    琦灵红着脸吼道:“冰无尘你这个流氓,我们在谈正事呢!!”

    “嗯。”冰无尘敷衍地应了一声,问道:“想好怎么赔了么?你应该也清楚这些灵药值多少吧?”

    她当然知道这些丹药值多少,可她现在拿不出那么多。

    “幼崽给你了。”

    “这小崽子在本君眼里一颗灵药都比不上。”

    “那你说怎么办?”

    “把你赔给我。”

    冰无尘看着琦灵的眼睛,认真而又深情地说道。

    “冰无尘,你这是趁火打劫!”

    “嗯,对,本君就是趁火打劫。不过既然你不想的话可以换一个。”

    “换什么?”

    “把你的心赔给我。”

    ……这不是一样的么!!!

    “冰无尘,你在耍我!”

    “本君可没有耍你,在我这里只有你是无价的。”

    冰无尘在琦灵愣神之际,吻落在了她柔软的唇上,然后将小脑斧留下便离开了。

    “江小姐。”

    柳影进来,便见琦灵一副丢了魂儿的样子,琦灵听到柳影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

    她脸红得不像话,被冰无尘吻过的嘴唇在发烫。

    “柳影,我累了,午膳好了之后再叫我。”

    “是。”

    柳影还本想问问情况,但见琦灵一副不愿说的样子,便很快关门离开。

    而另一边凰九卿一直不厌其烦地问着冰无尘究竟跟琦灵说了些什么。

    “老家伙至于这么神神秘秘的么?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

    “本君没有义务告知。”

    “那你说说人家小姑娘的脸你能治好么?”

    “可以。”

    毕竟她根本就没有受伤。

    凰九卿闻言一脸不相信,那可是天火烧毁的脸,可不是一般的火,连神都不一定治好,老家伙说这话谁信啊!

    “老家伙你这走的路不对啊?你要去哪里?”

    “绣坊。”

    他要为她再制作更多的衣服,因为他要跟她相守一生!

    ……

    金阳帝国,血池里江青儿,江镇和兰姨娘都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叶枫作为和九一一样的侍卫,早就看惯了这种场面。

    “救命啊!救命啊!太子,救救我……”

    江青儿真的十分后悔,如果她没有贪图这里的一切,不就能成为太子妃了,就不用受到这种百般折磨!

    “爹爹都怪你!都怪你!!”

    “我还不是为了你,都是你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江青儿和江镇互相掐了起来。

    “安静。”

    两个人瞬间闭上了嘴。

    “叶枫大人,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良久,兰姨娘问了一句。

    叶枫看了他们一眼,“你们犯了国师大人的禁忌还想走?没杀了你们就是对你们的格外开恩。”

    “……”

    “曾经有人冒充巫女,国师大人知道了首先把她的皮肤割开,然后用刀一点点削掉,最后那人就在痛苦和大量失血中死去。”

    “啊!!我要回去!我要回家!!!”

    “给我把她的嘴堵上,太吵。”

    叶枫的下属随手拿了一团肮脏的抹布塞进江青儿的嘴里,江青儿被难闻的味道弄的恶心,但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江小姐应该清楚吧?在桃花宴上出现的那个傀儡,那天被带走后最后被国师用针线缝住了嘴,江小姐是想让我也这样做么?”

    江青儿惊恐地瞪大眼睛,拼命地摇着头。

    “那就请江小姐给我安静点。”

    “……”

    叶枫站起身,离开了血池,只剩下江青儿三人绝望地看着铁门被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