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 2 章

作品:不朽圣皇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天马行空

    梁羽见状,不退反进,一步上前,抢先一步,步步争先,在对方手中木棍要击中自己之时,手中木剑巧妙到了极致,木剑像是一条毒蛇一样,软绵绵的,像是滑若无骨,围绕着木棍转动起来,每一次转动,便是生出来了一股巧劲待得三转之后,王麻子连同手中木棍,加上他自己的劲力,整个人飞了出去,几股力量叠加在一起,身体跌跌撞撞,踉跄连带着木棍砸在地上,反震力将木棍段,整个人摔了一个饿狗抢屎,梁羽面无得色,只有着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冷漠。

    绕树三匝?梁武眼睛一寒,突峰迭起,准备看好戏的梁武为之一愣,在他看来身强体壮的王麻子对付梁羽绝对是手到擒来,让对方好好的尝试一下自己手段,不成想失败了的是王麻子,他也是看出来了这剑术乃是梁家剑法之中的一招绕树三匝,不过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用法,看得出来,为了修炼好这梁家剑法,尽管身体的关系,可梁羽付出远超一般人几倍的汗水:废物,废物,黑鼠,你给我上,你要是跟哪一个废物一样,我赏你一顿好打!

    是,武少爷!黑鼠吓得身体一哆嗦,连忙点头哈腰,神情狰狞,一步一步向着梁羽走去,更是抽出来自己腰间利刃,闪烁寒芒:羽少爷,看不出来你这一个废物,还有这一面,不过你招惹了我,你给我去死吧!黑鼠说完,利刃吞芒,一刀势如破竹,一马当先,千军辟易,向着梁羽斩去。

    梁羽神色郑重,看着吞芒利刃,神色不变,不进反退,退后半步,双手握剑,聚集全身力气,剑往上撩:举火烧天!

    这一招,可以说发挥到了梁家剑法的极致,一般梁家传人,也未必有梁羽这么剑术修为,本来这一招是没有任何问题,偏偏梁羽完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剑是木剑!

    咔嚓!!木剑、利刃相交,利刃势如破竹,轻易被钢刀斩断,举火烧天,无攻自破。斩断了梁羽手中木剑,黑鼠狞笑,抬腿一击窝心脚,向着梁羽踹去。

    嘭!!身体虚弱的梁羽失去手中唯一依仗之物,来不及躲避,被黑鼠一脚踢中,身体像是一条抛物线一样,甩了出去,撞在了后面破旧的墙壁。噗!!一口鲜血从梁羽口中喷涌而出,梁羽尚且要挣扎,就是会被黑鼠得势不饶人,以一脚踏在梁羽胸口:武少爷,这一个不识趣的小子,我抓住了,不知道武少爷有什么吩咐?是不是?黑鼠做出来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梁羽大喜,眼神瞳孔一缩,阴鸷颜色敛去:打,给我狠狠的!

    是!王麻子刚刚失去了面子,那里会放过这么一个机会,直接一顿铺天盖地的,两人四个拳头,像是大雨倾盆一样,噼里啪啦的向着梁羽招呼而去,完全不顾忌梁羽的死活,巨大的疼痛,以及无边的屈辱袭击自己心神,梁羽色心灵,闪过一抹死寂,自己体内的寒毒,又是在肆虐了起来,梁羽挣扎了好久,不过被黑鼠踩着自己身上,丝毫反抗不得,梁羽双目赤红,仰天怒吼,神色大变,浑身血液沸腾如油,大脑一阵发热,脑海一片空白,浑身无力,体内的寒毒,也是没有了任何的抑制,翻腾了出来,一抹一抹寒气,让空气中寒意更浓,双眼都是溢出来了一抹一抹血渍:梁武,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不然你今日给我的耻辱,我回百倍,千倍,万倍的偿还给你!

    找死,你这一个废物,还胆敢威胁我?让开,我来!听到梁羽不向着自己服输,反倒威胁自己,梁武勃然大怒,撸起袖子,一拳向着梁羽打去!

    轰隆!

    与此同时,天空一阴,黑云滚滚,一道旱天雷展现,四周依然灰暗,飞沙走石,狂风肆虐。

    好诡异雷?暴雨要来了!王麻子揉了揉吹进眼睛里的沙子,心头诡异:武少爷,不如我们不知为何,他看着梁羽眼睛流淌血液,以及那一抹疯狂眼神,心头不知道为何升起了一抹寒意,像是被毒蛇猛兽盯住了一样!

    黑鼠也深有同感,心头不甘地朝着梁羽身上吐了口唾沫:呸,晦气!

    谁说的!梁武被雷吓得收了手,觉得十分没有面子,冷然道:打雷又怎样?老子偏要打死这贱种,我今天要让他死!梁武没有丝毫收手之意,一圈向着梁羽砸去!

    嗤啦!

    梁武的拳头刚刚打出,平地里,一抹银蛇划破天际,快如飞蝗,势如虹光,正中他的手臂,梁武惨叫一声,眼睛一瞧,整个手臂一片焦黑,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道道肉香,他神经再怎么样大跳,都忍不住,何况他娇生惯养,啊!

    轰隆!天空之中,无数大霹雳,疯狂孕育出来一条一条的银蛇,撕破了苍穹,化作天痕,如若瓢泼大雨,瀑布一般的倾泻下来,一条一条的银蛇跳跃,向着梁羽扑去,立刻之间,梁羽浑身的电流,胡乱闪烁着,整个人,发出来了一股焦糊的味道。隐隐约约,银蛇群之中,夹杂着一抹金色,如同一条小蛇,在梁羽身上游走一圈,直接钻了梁羽身体之中。

    王麻子以及黑鼠见机得快,抓住了梁武连滚带爬,逃出来了这银蛇圈,看着那疯狂乱舞的银蛇闪电,一个又一个霹雳,众人都是浑身都哆嗦了一下:这一道道的雷蛇也太多了吧?不好,羽少爷,他?

    哧啦!突然,又是一道闪电落到了远处树林中,一株古树被雷电劈中,在大雨之中,燃烧起来熊熊大火,天空银蛇乱窜,让人触目惊心。

    这里太诡异了,武少爷,有言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如我们先离开再说?黑鼠头一缩,心有余悸,道:今儿个的雷似乎不同寻常,我走南闯北,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这么多的雷蛇,传闻就算是超越了玄气境界的高手都不能够抵御天雷,要是在落下来,我们黑鼠言语,不言而喻。

    羽少爷,又是如何?不知道死了没有死?我们是不是要救他?王麻子提醒奥!

    管他去死!梁武暗恨,捂住了自己手臂,劈死了哪一个小杂种更好!

    不错,这天雷倒是来得好,死无对证,岂不是更好吗?黑鼠嘿嘿一笑,鼠眼一抽,三人马不停蹄,逃了这庭院,只留下了兀自在雷光缠绕之下梁羽,而不久之后,雷光收敛,乌云散开,一抹阳光落在了一个焦黑的身体上,隐隐约约,在光芒之中,传来了一道道微弱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