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 5 章

作品:黑道冷枭的赔情交易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YYL曼曼

    娇小的身子被抗在坚硬的臂膀上,让可馨觉得一阵不舒服,全身的血液全部聚集在了脑部,使得可馨觉得一阵晕眩,双手拼命拍着扛着自己肩膀的那个陌生男人……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

    好难受,整张脸因为血液的逆流通红不已,可馨拼命的挣扎着,她是招谁惹谁了,他们究竟要将自己带到哪里去?心中渐渐的升起了一股不安,可馨拳脚并用的踢打着……

    无视于可馨的挣扎,面无表情的将可馨扔进了车里,车子在公路上快速的行驶着,眼见这个阵势,可馨试图打开车门,却发现自己这样做只是徒劳而已,气喘吁吁的喘着气,冷静下来后的可馨安静的呆坐在位置,她知道就算自己在怎么吵闹,这些人是不会放自己下车了,既然这样,不如省点力气看看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终于,在可馨的怒瞪下,车子来到了可馨来过的酒吧,不解的着尹堂曜进入,可馨好看的眉毛紧拧着,他带自己来这个地方做什么?

    远远的,炎烈就看到了尾尹堂曜进入的可馨,心中一阵苦涩,boss还是出手了吗?在昨晚可馨告诉自己准备去‘皇廷’上班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准备,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老板会这么快,轻声叹息着,心中蔓延着一股无奈,炎烈恭敬的走到尹堂曜面前……

    “炎烈……”

    看到炎烈的出现,可馨紧张的跑到他的身边,本来慌乱的心在看到身边的这个男人时平静无比,顾不得炎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馨抓着他的手,委屈的说着……

    “我不小心得罪了我们老板,然后他就强硬的把我拉来这里,我已经道歉了,可是他蛮横无理,我……”

    可馨转过身子,纤细的手指指着面前一脸冷冽的尹堂曜,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身边的炎烈,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自己出事的时候,炎烈都会适时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多年依赖的可馨心里有种安心的感觉……

    听了可馨的话语,炎烈却没有话语,只是深深的凝望着眼前的女人,后,在可馨不解的眼神中,做出了让可馨不解的举动……

    “boss……”

    恭敬的叫唤着,炎烈对着眼前的尹堂曜弯了弯腰,那恭敬的态度让可馨目瞪口呆,惊讶的捂着自己的嘴唇,可馨无措的看着七年来一直保护在自己的身边的男人,心,微微颤抖着,为什么她感觉即将发生的事情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视线紧盯着炎烈不放,可馨空白的大脑瞬间回应过来……

    炎烈称总裁为老板,那就是说……

    瞪大双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尹堂曜,可馨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就快停止了,这个男人是炎烈的老板,也就是……

    “炎……炎烈,他就是买我的那个男人?”

    可馨抑制着语气中的颤抖,可馨转过身子寻求答案似得的望着炎烈,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可是心中却有拒绝听到回答,她的心,很明确的告诉自己,她不希望是这样……低垂着头,可馨已经从炎烈的表情中读出了答案,娇躯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馨馨……”

    炎烈担忧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这是他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真感情,他真的很担心可馨,因为他心中明白老板想做什么,通常老板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想到可馨接下来的命运,他的心就忍不住一阵疼痛……

    可馨抬眸迷茫的看着炎烈,他一直都是这样叫自己的,可是为什么今晚炎烈带着颤意的呼唤,却让可馨的心也跟着一阵颤抖,炎烈,为什么要用这么担忧的眼神看着自己,为什么要用这么担心的语气呼唤着自己,这不是平常的炎烈啊……

    “你是故意的,今天的事情你都是故意的,为什么?”

    像是什么似的,可馨转过身子询问着尹堂曜,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就是七年前被他买走的小女孩,至始至终这个男人都很清楚,所以才故意找自己的茬,可馨的心里十分确定尹堂曜是故意找自己的麻烦,可是为什么,还要将自己带来这里,联想到炎烈的担忧,可馨墙皮自己甩掉心中的不安,自己已经被他买来了,他还想要怎么样?

    记忆中,十三岁的可馨已经遗忘了尹堂曜的样子,毕竟在那么黑的情况,小小的她根本就看不清眼前的情况,她只记得那抹高大的背影,黑暗中传来父亲凄惨的声音她已经来不及去想,因为那时自己小小的手掌被炎烈温暖的掌心包围着……

    尹堂曜轻轻的点了点头,毫不迟疑的承认了……

    “我做事向来不需要理由,于可馨,‘皇廷’你不需要去了,我想这里更适合你,炎烈,找几个人过来调教她……”

    转过身子对着炎烈冷冷的吩咐,尹堂曜的话里没有丝毫的感情,锐利的双眸凌厉的看向可馨,那眼神中,带着少许的仇恨……

    可馨十分确定自己看清楚了,尹堂曜的眼神中对自己有着仇恨,可是她的心里很奇怪,自己没招他没惹他,为什么他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是他的仇人一样,身躯忍不住一阵颤抖,在听到他的话后,可馨的双眸瞪得更大了,他说什么?调教?

    “你没权利这么做……”

    似乎是知道了尹堂曜的意思,可馨冲到他的面前气冲冲的说着,虽然自己平时很少来这种场所,但是想也知道,这里面是怎么样的世界,他的意思是要自己在着酒吧里做小姐吗?他有什么权利可以这样做?

    挑了挑眉,尹堂曜伸出双手阴狠的掐着可馨的下巴……

    “就凭你你是我尹堂曜买的玩具……炎烈……”

    狠狠的一甩手,尹堂曜将可馨甩在冰冷的地板上,对着一边没有动作的炎烈吩咐道,这个女人真的很好笑,问自己凭什么,似乎忘记了自己只是他买来的玩具,玩具是没有说不的权利……

    “尹堂曜……”

    在炎烈搀扶起自己的时候,可馨一把甩开他,冲到尹堂曜的面前,‘啪’纤细的双手猛地甩向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掌心传来麻痹的感觉,微微颤抖着……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谁也没有想到可馨会突然上前甩尹堂曜一巴掌,炎烈和雷最先反应过来,炎烈冲上前担忧的将可馨扯向自己,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老板的脸色,雷则是恶狠狠的瞪着可馨,如果不是炎烈反应够快将她护在自己的身后,他早就上前教训这个女人了……

    “呕……”

    可馨的心里又惊又怕,没有经过思考的就给了尹堂曜一巴掌,虽然自己是他买来的,虽然自己今天不小心得罪了他两次,这个男人有必要这么小气吗?直到看到炎烈担忧的眼神和尹堂曜铁青的脸色,可馨后悔了自己的冲到,犹记得十三岁那晚,暗处里的这个男人眼睛眨都不眨的砍了自己父亲的手脚,想到那段自己几乎已经遗忘的夜晚,可馨的胃里一阵反胃,忍不住捧着腹部猛吐,脸色瞬间苍白……

    “变态……”

    像是要将胃里的东西全吐出来,可馨脸色苍白,喃喃自语着,又让她想起那血腥的一晚,想到尹堂曜的狠绝,可馨知道自己注定逃不过了,就像他说的,自己只是他的玩具没有拒绝的权利,可是他错了,就算他将自己丢在这里,自己也不会屈服……

    听到可馨的话,炎烈眸里的担忧更明显,对于可馨莫名其买的话语,他的心里除了担心还是担心,虽然刚刚老板说要调教可馨,可是毕竟没有明确的说,可是现在老板很生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炎烈感觉得到,就算自己想要帮恐怕也无从帮起了,可馨,你要我怎么办,就不能忍忍吗?

    “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也不管你会做什么,我不会屈服的……”

    抬眸,可馨坚定的眼神看向尹堂曜已经铁青的脸色,早在十三岁的时候,她就想过了无数种可能性,怎也没有想到,平安的度过七年,该来的还是来了,视线对上尹堂曜阴鸷的目光,心中虽然害怕,但是她却倔强的不肯表露出来……

    “雷,走……”

    无视于可馨的话,尹堂曜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不肯屈服是吗?嗯,有趣,那他就等着她屈服的那一天……

    直到尹堂曜离开后,炎烈担忧的整理着可馨凌乱的刘海,心中纠结不已……

    “你知道我去‘皇廷’,为什么不告诉我……”

    转过身子,可馨质问着炎烈,他明明知道自己已经进入’皇廷‘实习,为什么却没有告诉自己尹堂曜就是七年前买下自己的人,为什么要欺骗她?

    对于可馨的咄咄逼问,炎烈没有说话,只是低垂着,是,他知道可是却对她有所隐瞒,就算说了又如何,改变不了什么,他也以为老板已经忘记了七年前的那个小女孩,可是就在昨晚,她已经引起了老板的注意,他无力去改变什么,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于可馨,七年来小心翼翼的保护,就是害怕一时想起了她的存在……

    “炎烈,你昨晚说喜欢我,我想了很久,七年了,我对你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我一直压抑着心中的那份悸动,是因为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不敢动情,也不能动情,可是就在今晚,就在今天,一切都不存在了,我们七年的情分,已然不复存在……”

    在得知了炎烈的欺骗,可馨说不心痛是骗人的,毕竟自己依赖看了那么多年,却不曾想,原来他也会欺骗自己,这样的感觉是什么?心口的位置传来隐隐的刺痛……

    “我不会就这么轻易屈服的……”

    深深凝望着炎烈,可馨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一个欺骗,已经抵过了他陪伴的七年,她,再也不会相信他……

    沉默在彼此间散开,炎烈的心里也不好受,低垂着头,没有言语,默默的承受着那责怪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