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 3 章

作品:魔醒人间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微笑的省略号

    当最后一缕晶光融入灰暗虚空时,天地再次变得肃静。一种怅惘若失的感觉浮上秦风的心头,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自己身处何。,血色世界破碎后,只剩一片暗黑虚无。

    如果这是,那么刚刚的一切又是什么?秦风茫然四顾,心中无限惆怅。

    便在这时,虚无深处忽起一道微弱白光,若隐若现,马上吸引了秦风的注意力。他向前一步,脚下传来如履平地的感觉,于是几个小跑便靠近了那道光芒。

    借着微弱的白光,映入眼帘的,是一本飘浮在半空中的书籍,它通体玉白,有两个成年人巴掌大小,却看不出有多厚。微弱的白光便是自这本书籍上散发而出。

    秦风好奇的凑近一瞧,只见在玉白书籍之上,两个以奇特细长线条勾化而成的金色图形凹陷其上,似乎是一种文字。秦风在脑海中仔细回想了一下,却并无所获,不得不承认这是与它初次见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轻轻触碰这本奇异的书籍,只觉入手之处温暖细腻,宛若涓涓细流在指间滑过,且触碰之处,更有斑斑银光闪烁,颇为神奇。

    嗯?秦风讶异一声,他试着去开启书籍,竟然打不开。正当他用足力气强行打开时,忽感指间一阵针刺般的痛,后他瞳孔放大,惊恐的发现那书籍封面上的两个类文字图形竟如同蛇物迅速爬上他的指尖。

    秦风惊呼一声,匆忙抽回双手,然而为时已晚,这本古怪的书籍竟有一种强大的粘力,令秦风挣脱不得。同时那些宛如生命体的图形线条弯弯曲曲,蜿蜒曲折,向遇到了吗,美味的猎物般侵入到他的身体。

    我去!这是什么玩……秦风还没抱怨完下一瞬,针刺般的痛急剧放大,他支撑不住,再次晕了过去。

    清晨的凌云山风光秀丽,凌云寺后山更是山美水秀,鸟语花香。清新的空气里弥漫着勃勃生机,几只不知名的小兽奔跑窜跃,欢快自由。

    在后山山谷中,有一处简朴木屋,周围编有篱笆栅栏,院中左侧栽有多样瓜果,红红绿绿,,右侧则是一亩花圃,奇花异草竞相争艳,飘香十里,中间则是一条小径,通往屋内。

    空旷的山谷虽是静寂,却不清冷。

    然而,一声胜似女高音的尖叫忽的自屋内传出,打破了这里的静寂,震动了整个山谷,惊起几只飞鸟,吓跑一只觅食的麋鹿,两只野兔从草丛中蹿出,行色匆忙。

    李巧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在她面前,摆设着一张木床,床头床尾分别有两根手臂粗细的铁链相连,而秦风则是死死地被两根黝黑的金属锁链束缚着双手双足,这两条锁链也不一般,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其上刻有类似龙形花纹,曲曲折折,栩栩如生,在窗外透进来的光线下,泛着奇异而刺眼的光泽。

    李巧儿跟着一大一小两和尚七拐八绕,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到了这里,若不是看到秦风,她真的以为这两和尚是骗子呢。

    然而屋中这一幕却又一次挑战了她的接受底线,那一声高亢的尖叫却让戒色以及其他两个照看秦风的小和尚面色难看,紧捂着耳朵,了尘却是面不改色,合十道:"姑娘莫要惊讶,实在是事出有因,听老衲慢慢道来。"

    了尘话音刚落,李巧儿理也不理,径直走到床前,轻轻摇了摇秦风的手臂,喊了声他的名字,却见秦风双目紧闭,嘴唇微抿,眉头轻皱,拳头紧攥着,不时地还会有痉挛似得颤抖。

    "他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快给他解开啊!"李巧儿一边摇晃着秦风的身体想将他唤醒一边抬头问道,眼神中挂满了担忧。

    "喂,你别摇了,别把他惊醒,他现在状态很不好。"戒色虽然反感眼前这疯女人,但出于好心还是出言提醒。

    "你们到底把他怎么了,我告诉你,他要出什么事,我跟你们没完!"李巧儿怒气冲冲道。

    "你,你这个疯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戒色恨恨的一甩手,懒得再说话。

    咳!秦风突然咳出了声音,眼皮跳动着,似乎在努力睁开眼睛。

    李巧儿马上安静了下来,凝视着秦风,轻轻摇晃着他的身体,但秦风依旧不醒,她有些不知所措,将视线转移到那身着月白袈裟的僧人,明亮的眼睛竟是有泪光闪动。

    "大师,他到底怎么了啊?"声音中竟是有了哭腔。

    "阿弥陀佛,姑娘莫要着急,秦施主昨日与你一道被送来敝寺,老衲整治之下,发现二位皆是因阴风趁机入体,被魔障乱了神智,姑娘还好说,老衲熬些草药,诵些佛经,去除邪祟,便可痊愈。只是秦施主却这病却并非那么简单,究竟如何治,还得等他醒来再做打算。"

    "那干嘛还要绑着他啊?"

    "姑娘有所不知,这种病其实也并非病,很是邪异,中其病者多半有发狂的症状,如果解开,难免会生波折。因此老衲将他送到这幽僻山谷,当然也是为他医治。出家人不打诳语,还请姑娘相信老衲。"了尘言辞恳切,句句肺腑,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

    身后的戒色听了却是面色古怪,脸涨得通红,只能把头低垂着,似乎在抑制着什么情绪。

    李巧儿自然并没有注意到戒色的奇怪举止,只是将信将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发现也不能做什么,也只能静静等待秦风醒来,一双手却是紧紧握紧秦风的右手。

    了尘一等人看了,心中微叹,很自觉的退出房外了。

    屋外,戒色狐疑的问道:"住持,弟子不明白,为什么要骗那个疯,那个姑娘,这明明是个大机缘啊。"

    了尘面相平和,只是目含深意的看了戒色一眼,戒色心中一虚,连忙低下了头,一声叹息,住持顿了顿,对戒色说道:"戒色,你入我佛门十五载,却始终无法入途,可知为何?"

    戒色心中凛然,他身在佛门,为人机灵好动,却不沾俗气,五年之前便已领悟空明之心,踏入空明境,被佛门高层提拔为三代弟子,列入戒字辈,可入藏经阁三层,并侍奉在住持左右,在当时可是羡煞旁人,名噪一时。

    然而世事多变,时至今日,昔日天才却迟迟停留在空明期圆满境界,他就眼睁睁看着那些崇拜自己的目光一一消失,甩自己于身后,纵然心中百般不甘,却又能如何。

    戒色越想越是惶恐,目光闪烁不定,脑海中此时竟是出现了一张张面孔,或迷茫,或嘲讽,或恐惧,百态丛生,让他一刹那间忽觉身处汪洋恣肆的大海中,虚浮不定,难以自制。

    原来,我竟是这般的不堪吗,蓦地,他心生茫然,内心竟有了自卑之感。

    "咄!"一声佛叱,如洪钟大吕,敲在戒色心间,霎时,眼前一切烟消云散,戒色脑海豁然明朗,诸多杂想念头立时尽然退去。

    戒色顿时醒悟,躬身行礼道:"多谢住持,还请,住持教我!"言辞恳切。

    住持欣然点头,口齿未动,却有一道声音在戒色耳际响起:"适才我以密宗问心妙法将你心魔引动,有道是对症才能下药,明心见性乃是修佛要领,你可明白?"

    戒色怔然一下,连连点头。

    "昨日秦施主被送来时,藏经阁镇阁三宝之一慧镜突放金光,寺中十方舍利尊者皆生感应,我以佛法查其缘由,才知佛书传承显现世间,但紧接着金光顿消,黑光陡起,甚为邪异。我与无尘尊者说起,尊者劝我,此种缘故非我等可以探究,但慧镜呈金黑二色,此为前所未有之迹象,是为劫数前兆。"

    了尘以佛家传音之术细细道来,戒色闻之神色是越加肃然,同时却感觉要明悟什么,心中蠢蠢欲动,却不自知。身后两个小和尚默然而立,却丝毫察觉不到什么。

    "而机缘与劫数相,屋里那位便是你的机缘所在了。"了尘悠然一笑,不再言语。

    戒色面容舒张,恍然大悟,对住持躬身到底,满是虔诚。

    院内一时间静了下来,幽幽花香被揉碎在风中,入得鼻息,分外醉人。了尘一行人不由得望向院中花圃,这花圃中,满是奇花异草,多姿多彩,其中尤以一种天蓝奇花最为显眼,花瓣锦簇,仙而不妖。

    在这盛夏之时更是竞相绽放,晶莹剔透如同美玉。蓝色,为高雅华贵之色,在这种奇花之上却显得华美而不妖艳。

    遇风则飘香十里,浓淡相宜境界,甚是美好。了尘忽笑道:"蓝仙香而不妖,灵性十足,假以时日,必然化灵。师弟视花如心中明灯,不受心劫之惑,境界又是高了一层,实乃我佛门之福啊。"

    "哈哈,不敢不敢,比之了尘师兄的不动明王境,我这只是微末小技。"院外突起高声,浑厚而不失清朗,这声音忽远忽近,难以琢磨。

    众人突然感觉幽香尽去,戒色疑惑地看向院中花圃,惊异的发现所有的花一刹那间全然回笼花瓣,似乎是因为觉察到了来者,奇香也之散去,而唯独那被称为蓝仙的天蓝奇花于风中亭亭而立,美轮美奂。

    天蓝花瓣轻轻摇曳,周身有晶莹灵光飞舞,花蕊中更是喷薄出五彩霞光,仿佛要孕育着什么。

    "真的是花如其名啊!"众人感叹。

    噔!

    院外忽传来踏水之声,隐有水浪翻滚,珠落玉盘,银瓶咋破之音,众人大惊,向外望去。

    远处山溪汩汩而流,纵横交错于谷间,一个瘦矍布衫老者涉水而来,肩扛一锄头,平凡如山野村夫,但他步履从容,面色恬淡,与那背后的青山绿水相衬,宛若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