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撸撸书屋

撸撸书屋

第 1 章

作品:张小龙任雨涵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川香鸡六

    呆呆的看着秋艳扭着娇躯走入狭小的浴室,张小龙心头一阵悸动,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听着里面渐渐传出淅沥沥的水声,心里更是浮想联翩。

    “对了,小龙,帮我去把我的包拿来,我内衣在里面。”秋艳露出湿漉漉的头,喊道。

    透过半模糊的玻璃,隐约能看到里面秋艳的娇躯,张小龙心中一阵火热,红都憋红了。

    “啊?这……不太好吧?

    “哎呀,能不能别墨迹,不就拿件内衣你至于吗?快去!”

    张小龙无奈,哦了一声,去了秋艳的房间拿了包过来,从里面一阵掏,里面有着各种颜色精致漂亮的内衣。

    “我靠,秋艳这罩杯,至少在D吧!”

    心里痒了一会儿,摸着丝滑的手感,他拿着内衣来到浴室门口。

    “看你没出息的样子,去!不许偷看!”

    秋艳美眸一瞪,嗔了张小龙一眼,缩回了浴室内,等她洗完后,披着浴巾,里面穿好了内衣,这才晃着大白腿走出来。

    “小龙,姐今天和你睡吧?”秋艳抛了个秋波过来,张小龙一哆嗦,本能的连忙摇头:“不行,那怎么可以?”

    看他吃瘪的劲儿,秋艳咯咯直笑:“嘴上不想,心里肯定不老实,想的美你!”

    她抛了个媚眼,提过自已的包包,回了自已房间。

    直到这时,张小龙心里又忍不住有些失落,到现在心还砰砰直跳,他刚才还真在想,秋艳要是晚上来个突袭,自已要不……就从了她吧!

    怎么说秋艳姐也绝对是够漂亮够味道的女人,第一次给她也不算亏。

    可惜,他想多了,这一晚上,他辗转难眠,秋艳却睡得挺香的。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起来后,张步龙有些黑眼圈,惹得秋艳咯咯直笑,说他昨晚肯定想了一晚上的坏事儿。

    两人打了辆三蹦子,一路来到了姚掌柜的中药房。

    这里是秋艳唯一还没收到钱的地方了。

    姚掌柜外号老窑子,是个酒色过度的老东西,成天色眯眯的尽在门口眨嘛小姑娘小媳妇儿大腿。

    秋艳经常从村里收药,一齐卖到老窑子这里,就是因为他这里收价要稍高一些。不过这老东西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出了名的流氓,老了依然死怎么正经。

    “姚掌柜,晒太阳啊,我今天来结一下两个月的账。”秋艳笑着上前打了声招呼,单刀直入。

    “哟,小秋艳啊,啧啧,一段时间没见,越来越水灵了。”姚掌柜眯着眼睛在秋艳身上狠狠的搜刮着,嘴上却道,“哎呀,现在我这儿日子也不好过啊,实在是拿不出钱。”

    “姚掌柜,上次咱们说好的,这个月你就给我。您这样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可不成啊?”

    不成想姚掌柜眯着眼打量她一会儿,嘿嘿笑道:“要不这样,小秋艳,你陪我睡两晚,我给你结两倍的账,好久没开荤了。”

    “呸,姚老头,你也是老几十岁的人了,这么不知羞耻?赶紧的,快把我的账结了。否则以后我不上你这儿卖药,附近几个村儿的药你也别想再收了。”秋艳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她气势凶凶道。

    姚掌柜嘿嘿一笑,一脸的淫相,说道:“嘿嘿,小秋艳,你不知道,虽然我年纪大了,但依然宝刀未老,比你那死去的老鬼指不定强多少呢!从你那老鬼死后,那么多个晚上,我就不信你没想过那事儿,怎么样,让我老窑子满足满足你呗?”

    “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你什么玩意儿?要睡我也跟我小情人睡,跟你个死老头睡,恶心不恶心?”秋艳满脸怒颜道,“快把账结了,不然我秋艳也不是吃素的!”

    闻言,老窑子也沉下脸来,不屑道:“贱人,我老窑子混了这么久,吓大的?没钱!麻溜的哪儿来回哪儿去,少在这儿烦我。”

    “你……”秋艳怒火中烧,一拍张小龙肩膀:“小龙,揍他!”

    “得嘞!”

    张小龙早就忍不住了,上去拎着老窑子就是一顿狂揍,直揍得他哭爹喊娘,四周围观的也都知道这老窑子是什么货色,压根儿没一个上来劝的,还有叫好的呢!

    秋艳在一旁骂大街,充分将乡下女人的彪悍展现得淋漓尽致。

    “别打了别打了,我结账,我结账!”

    老窑子顶着两只乌青眼,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痛得直哆嗦,终于还是告饶了。

    不甘不愿下,他把铁结给秋艳后,在一帮人指指点点下,砰的一声把店门关了。

    “嘻嘻,关键时刻还是小情人靠得住,来让姐姐亲一下!”

    说着秋艳没客气,趁张小龙没反应过来,搂过他的脸就亲了一下,留下个红印子,当场张小龙脖子就红了,心跳骤然加速。

    拿了钱,之后张小龙去帮父母买了些药,又给小妹买了些好吃的,他背着两人的货,坐车回到了村里。

    一回到村,张小龙拿着秋艳送的玉米种,飞似的逃离了。他怕再这样被调戏下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已忍不住真把这小寡妇办了,那可坏了大名了。

    到家跟家里聊了一会会县城的事,那些打架的和被秋艳的麻烦事他没敢说,讲了一些比如救了任雨涵这样的小事,逗得小妹和病床上的母亲直乐呵。

    父亲张顺林胳膊还吊着,在一旁看得有些心酸。

    “爸妈,我要去山上挖地了,小妹,你好好读书,家里一切有我!”张小龙笑着打了声招呼,扛着锄头,背着朱砂笔墨这些玩意儿上山了。

    他找了一个光线不错的山洞,正式开始了疯狂的炼符。

    明晚八点就是收账的日子,他必须要在明晚八点炼出足够的符录。他仔细算过,按照之前那两颗玉米收成来算,如果自已要卖到一万多块钱,至少要二十五张符。

    现在自已正处于纸符二阶巅峰,一次性只能炼七张符录。灵泉符和催生符只能各三张半。

    完整休息一次,需要五个小时,这样算来,要集齐二十五张,至少需要到明天早上。

    “妈的,拼了!”一咬牙,张小龙运转九天玄符道功法,提笔开始画符。